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撒沙) Memory 下部 三

发布时间:2004-11-19 21:48 作者:柏兮

黄道守护者还剩下七人。
这个数字本身就像在苍白地维护着什么。
雅典娜住在教皇厅后的女神殿里,几乎足不出户,难得在重要会议上露个脸。她将神龙见首不见尾这句话运用到极至。
她的意旨大多通过穆传达,或者盖有雅典娜漆金印章的文件。
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日子了。
很久的以前,两个少年和十个孩子,生活在奥林匹斯山的日子。
时间就像不断崩塌的索桥,一踏过去,就再也无法退回。
可是过去的残留物却被带到了现在,无声地阻止人们忘记,要永远地折磨着。
沙加不知道别人过去的过去,但是他拥有自己的。这样的梦境时常出现,萦绕不去,像早已生长在身体里的一块血肉,成为了可以忽略的习惯。
可是最近它却发生了变化。
“如果我能让你睁开眼,你就要跟我走,沙加。”
梦里的人一次又一次重复这样的话。
可是后面那个温柔的吻却模糊到诡异的地步,如海浪轻拍的蓝发竟变得狰狞,晃荡在满眼满天满地,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觉惨白的一片,还有暧昧不清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撒加……”
他轻轻喊着飘忽遥远的人影。
他转过脸,两泓如血的眼睛涌出殷厉的液体。
“撒加!”
他惊讶地叫出声,映入眼底的殷红如砍了他狠狠一刀。
他微笑着,却凄惨得可怕。像在期求着什么无法抓握的东西,像最后的一刻……
于是他颤颤地伸出手,想要触及那个悲苦的灵魂。
只在瞬间,半空的手被一股深劲入骨的抓握生生地扯去,整个人一下扑进那个巨大的暗影。
“哈哈哈哈——!!!!”一声凄厉的笑突然爆发在沉重的空气中。
这又是哪一幕?
灰白的长发披散在深黑的衣袍上,泛出幽幽的夜色。
“撒加!”
“撒加!……”
没有力气了,或许死前的感觉就是如此。
身体和意识都以无可挽回的速度往下沉。
却突然被一臂的温暖所拥抱。
“你的眼睛,好美的青色。有如清流一般的纯净。”
四周一片耀眼的金色火焰,要焚毁一切的滚烫。
金色的身影和水蓝的双眸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渐渐隐去,撒加露出一抹凄淡的笑容,青色的眼睛如同湖水最深处的哀伤,沉沉的被水面的世界所遗忘。
“再见,沙加……”

猛地睁开眼。
有什么东西崩塌的声音穿透心脏。
摊开手掌,却是一把残灰,被风吹得无踪。
什么也没有握住。
感觉有冰凉的一痕留在脸颊,早已干了。却生生作痛。
沙加将头埋进臂弯,柔软的睡衣触到脸上,如那个人拭泪的手。就这样依恋地靠在手臂中,能忘记什么呢?
“我的臂腕借你吧。”
沙加惊愕地抬起头。
一双泪痕未干的青蓝玻璃如要破碎了,透明得无法逼视,在泠泠的黑夜中猝然绽放了月华的冰凉,狠狠地刻在了加隆的心里。
瞬间就后悔出口吓着了他。
很多一生一世的事情,就在瞬间里被注定了。
永远忘不了这样的眼神了罢,注定将为之痛苦一辈子。
他呆呆地站在他的面前,手凝在半空。
“对不起……”嚅嚅吐出三个字,无力得自己都听不见。
眼前的人霎时换了表情,像被生生地伤了一刀,青蓝的眼瞳流出加隆从未见过的恨意,和着夜色苍白得逼人。那瞬间加隆以为他会杀了自己。
他却在下一秒侧开了脸,金色的发从肩上猛然滑落,像瞬间熄灭的生命,跌落进无声的黑暗和沉默中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
他的声音冷得吓人。
加隆看了他几秒,像突然清醒过来,“……我也梦到他了。”
沙加一动不动,纤瘦的身体包裹在白色薄袍里,地中海的夜风吹过山坳,游过阳台,钻进石柱后的卧室,将柔金的长发轻薄地撩起,细细玩弄。
沙加睡在一张躺椅上,连毯子也没有盖。
加隆看他没有反应,轻轻脱下自己睡衣外的衣衫。
指尖触到他的一瞬——
“别碰我!”
第一次听到他如此叫喊。
加隆愣了半秒,还是将手中的外套覆上了沙加的肩。几乎强硬地。
“我不要见到你……”
沙加突然颤颤地说,加隆那瞬间觉得他在哭。
“你这又算什么?”加隆温柔地说,“在风口里只穿一件衣服睡觉?”
那一刻,加隆有抱住他的冲动。
沙加却站起身,肩上的外套随之滑落,无力地跌在躺椅边沿。
他用眼睛看着加隆。
“如果你是因为撒加而对我特别,那就请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如果只是一半因为撒加呢?”加隆也看着沙加,他苍白得惹人怜爱。
沙加没有了回答,他径直绕过加隆,走进里屋的一片黑暗。
“那就不要对我特别。”

从此加隆不再踏入沙罗双树园。

到了流星雨的季节。
每晚的夜空晴得透蓝,无数白亮的星点散布天幕,时不时就拉出一道银色的弧线,横跨整个天际,直直坠入地平线上黑黝的山影后面。
奥林匹斯山是个至高点,历史上有教皇在此占星。
银河也以一个壮美的倾斜角架在夜空,仔细望进去,那便是银河系的中心,飞散了亿万颗旋转闪耀的星。射手座和山羊座清晰地挂在北天,再过半月便能看见水瓶座。
处女宫后的阳台上孤孤坐着个人,望着灿烂的天空没有表情。
沙罗树的花落尽了,是长叶的季节。
不知何时,那股淡红的香变成了幽涩的清甜。
又是一轮了。
自那个人的葬礼,已经过去五年。

战争却在一夜之间悄然开始。
猝不及防。
与其说她是带来胜利和和平的女神,不如叫做好战者与瘟神。
一向刻毒的米罗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本贴由柏兮于2004年10月31日17:13:10在〖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