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朝三暮四 > 动漫杂谈 >

拐弯抹脚的扯上米罗……

发布时间:2004-11-19 21:48 作者:末路狂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关的原因,每当景虎颇有气势的喊出那声‘Bai!’的时候,偶喜欢串台跳线的脑子里就浮现出米罗…………
生日又到了,实在不知送什么,扔这个上来找PIA吧= =
不合适宜的搭一句,米罗筒子,生日快乐~

以下是给《炎之蜃气楼》的一点口水,觉得点进来上当的大人棉只管来PIA偶吧………………


[b]慢热着疯狂——倒给《炎》的一点口水[/b]


说《炎之蜃气楼》是部容易让人发疯的作品,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对于只看过OVA1和仅仅因为短时间内无法一览无余的OVA2而专为解馋去刨了对应章节小说来看的某来说,对炎的了解可说只是管中窥豹,而对极有可能因此一叶障目却无耻的跳着在此大放厥词的无知者行径,请筒子棉一起来BS偶吧= =

回想起来,从第一次打开那个RM文件到现在,时间已经几乎整整过去一年。带着最初的无知在这一年中每每提及上杉景虎,无不咬牙痛恨。并因直江那张不忍卒看的痛苦面庞而迟迟不敢第二次打开来看。
印象中,高耶是区别于景虎的独立存在,固执的认为他才够资格安抚直江四百年不得解脱的痛苦。因为他的无垢。

由于被封住了回忆,仰木高耶的觉醒最初并非从景虎开始。
带着上杉夜叉众首领的强大力量,仰木高耶极不情愿的被强制背上了调伏战国怨灵的使命。故事从主人公糊里糊涂的卷入事件拉开序幕,与那个宿命中的人引起莫名心悸的相遇,景虎第一次只作为换生者在混沌中重新认识直江信纲。

是的,只在那时,高耶仅仅是高耶。一个不良高中生,喜欢飙车并像所有不太讨厌的不良少年那样在原则范围内讲点儿义气,薄薄的沾一身江湖气的——仰木高耶,纯粹的普通人反倒拥有令直江足以自欺的干净回忆。然而也除了直江之外,没有人懂得珍惜。

以强硬的手段逼迫仰木使用‘力’的直江,看上去不算个合格的导引者,然而就算没有小弟,气势也直逼老大的仰木高耶又哪里会是听话的乖宝宝?面对高耶的抵触,直江只是不动声色的做着他本份内的事。
这时的直江,冷静而果断,优秀到炫目。
也许正因为此,在整整十三集中无意识的抵抗着景虎。仿佛知道这个人的出现将抹杀直江所有的光芒,以完全不容回驳的气势毫无理由的蔑视如此炫目的直江。

猎犬在草原上叱咤风云所向披靡战果累累,而它最终的目标却不过是以此换得某人一两句赞美的爱抚,以及一块大个儿的肉骨头。
这就是铁律。

然而故事却不能如我所愿。炫目的光环上罩了层黑色的谜雾。
那一集‘二斗五升’格外明显的暧昧让不安的心一下子吊在了高处,那是怎样的,绝对不属于使命范围内的,执意到拿命来赌的保护……当呼啸着的碎玻璃片枪弹般飞向无法张开护身波的高耶时,因惊恐而瞪大的瞳孔中却印出直江坚定的姿影。
尖利的玻璃枪弹毫不留情的深深刺入直江同样无法自卫的肉体,视线里只剩下衬衣上的斑斑血迹。
直江沉默着。他甚至不肯说一句豪言壮语。
但是他只能沉默。直江无法言说的过去,像封建小媳妇可耻的婚前性史,被拼了命的遮着掩着,远远的望着那个让他凝望了四百年的人,他一直的高高在上以不屑以斜睨回应他的仰慕,他曾经甘愿付出性命的仰慕……

看着仰木高耶真诚的担忧直江的眼神,坐在屏幕前的我捏紧拳头——景虎你不要苏醒了吧你去死吧!让仰木代替你安慰你无法安慰的直江的孤独。
那一集后停了很久。好几次忍不住将手伸向剩下的文件,却终于止住。怕了它,几乎可以感同身受的直江的刻骨痛楚。

等到再有勇气继续时,却不得不再度被攫住。
直江越来越压仰的痛苦如暴风雨夜的云层,在没有闪电劈开那痛苦之前,在没有暴雨发泄那仰郁之前,直江像无法获得救赎的忏悔者,永远屈膝垂首。
在景虎的骄傲里,直江全心全意的付出被无情的团在手心里,揉皱了,揉破了,横一眼再踏上一脚用尽所有轻蔑拿脚跟旋两旋——他*的!你这只狗,你算什么东西?!!

这世界上,爱情不是一切

爱无罪,你爱了,可我问你,你有觉悟了吗?

你是否愿将自尊被人踩在脚底?你是否愿委屈自己包容他的全部?你是否能忍受用你的命换他的命,折腾得心神俱息临了还被人咬牙切齿的骂‘只有你!我绝不原谅!!’

面对直江近乎逆来顺受的沉静与冷漠,我却只有在电脑前横眉竖目。手指忿忿然的一集一集点下去。

从第七集开始,被高坂骂作忠犬,承认,然后自称忠犬,然后‘你没有权利责怪我!’,然后,‘我原本想让你陪我殉情……’,最后那句刺穿心脏的‘我爱你’却低得似乎被咽回去。

高高低低起起伏伏,苦的是观众,像风暴中的一叶小舟,全无安全感的被抛向浪峰浪谷。

忍不住想吼想骂:死心吧!!都四百年了,谁比你更了解他?你到底还在希望些什么?!

一次次被从地狱踩到更加覆灭的最底层,你遍体磷伤,你体无完肤,你痛苦啊痛苦啊,想尽办法的痛苦,可你都没有麻木吗?你笨啊,直江……

不可告人的过去被无情的昭示天下,你不是有伤口吗?正好来洒盐滴硫酸,反正你哪儿痛他往哪儿折腾——我承认我神经脆弱,很容易就分裂了,我承认我心脏脆弱,很容易就被敲得一片片碎了。

四百年,太过久远的时间,无休无止的轮还,爱情成了白水泡饭,爱他成了习惯,保护他也被训练得成了条件反射一般——武器袭来,硬的软的,只管拿自己的背去挡,流言袭来,脏的污的,只管拿自己的尊严来挡——就是不能让他被伤害了。人家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还不惜戏弄诸候覆灭祖宗八百年基业呢,你直江也不过就是一个人罢!

他真的值得么?!你傻啊,直江啊……

OVA1的十三集没有告诉我是否每次轮回都有一番纠缠,仅仅是这一世,这几年,这性命攸关心神相交的几秒也几乎要了人的命。你是用什么样坚强的神经累次累次的轮回着?!

我没有直江的执着,更没有能够一直痛苦下去的坚韧,所以在那之后,很快的这部《炎》的OVA被遗忘在了角落里,在最柔软的记忆中的某处,偶尔扫过,灰尘仆仆。

一年的时间,短到弹指轮还。
不久前朋友一篇关于炎之OVA2的评论再次挖掘了一年前意犹未尽的狂热。不甘于被动的等待动画,便急不可耐的去刨了相关的小说章节。

《水际的反叛者》,狡猾的桑原居然用了这样让人头皮发紧耳鸣心跳的题目。
然而开篇的叙述却让人左心室松气右心室吊起……晴家换生为女人的秘密,第一次在小说中读到。那个叫做‘慎太郎’的男人,隐隐的感觉到他将成为这让人直出虚汗的章节的线索人物。

为了等待与爱人转生重逢,身为上杉夜叉众之一的晴家宁可改易性别做了两百余年的女人。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我绝对不会死……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我会立刻投胎转世来见你的”
“——相信我”
“——等我”
因为那个人这样说着,晴家做足了两百年的女人。鼻子奇怪的发起酸来,告诉自己这是感冒症状,自嘲的揉揉鼻子继续看。

曾经得到景虎宽容的理解而舍弃上杉之名的晴家,再度回到了景虎身边,成为他的夜叉众。跟随在仰木高耶身边的这一代换生者,名字叫做门协绫子。有着晴家等待的灵核的、较高耶年龄为大的美丽女子。
在四处追踪净化怨灵的过程中,与绫子结伴行动的高耶再度卷入意外的争夺事件。然而就在跟踪的过程中,高耶看见了直江。他站在另一个人身旁,一副忠诚模样。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为什么!调伏他!!”
直江冷漠的注视他。
绫子高声反抗他。
高耶震怒了。我困惑了。

为什么?为了什么要背叛?如果说晴家的理由摆明了是荒木村重那张与慎太郎太过相似的脸,那么直江,我想问你,为什么?要背叛他。
一边傻瓜般急得跺脚一边飞快的一目十行的向下扫着。

“——只是自己养的狗向别人示好就闹别扭了吗?你这人就像三岁小孩一样。”直江低着头微笑的样子,充满绝决的残酷。

“看吧,你是这样的无力,”以绝对优越的力量控制住高耶的直江似乎一心一意的享受着报复的快感。

“——以你的力量是絕不可能勝得過我的。雖然如此,別人要是乖乖地順從於你的話就得意萬分。你這個人,到底以為自己是誰啊。”

直江话说得轻飘飘,我看得咬牙切齿。真的要绝裂么?抛弃好容易建立的信任……你这个傻瓜!!!

来看看这一段吧,杀人的对话——

“「我不是將身心全都奉獻給你了嗎?主人的話就會給部下報酬的。應該付點什麼酬勞給我了吧?」
「錢什麼的……我才不會給你……」
「錢什麼的我不想要。」
「我什麼也不會給你,什麼都不會給你!」
「對。我什麼都不想要……」
直江在高耶的耳邊呢喃道。
「我對你,什麼期待也沒有。」”

骗人的吧!!不要相信他!!空洞的耳机里只有我自己在傻乎乎的愤懑着。
什么叫做气愤填膺,第一次在残酷的新闻报道之外,在虚幻的耽美世界中领教了。
然而,这还未够。桑原的杀人计划这才刚刚开始罢了。

“你不是想看我的真心吗?……那就让你看看我的真心吧……不接受我,是因为你是男人吗?那样的话只要把你变成女人就行了……这很简单,用我的力量,就能让你马上换生到女人的肉体当中,我会给你我所喜好的女人的脸和肉体,就是那种美丽而淫乱,最棒的女人……我会将那倒错的游戏好好教导给你,就是那种浓厚至极,令人羞耻无比的游戏……”
“这就是你的真心话吗?”
“试过一次的话,就知道了。”
………………………………………………

直江撕扯着高耶的同时,也扭曲着他自己。或许他原本就是扭曲的吧,扭曲得快要崩溃了。所以索性再更加扭曲一些,让一切崩坏吧!!信任什么的,他讨厌了,决定抛弃了,他要一切重建!!
当然的,他得到了彻头彻尾的厌恶。
活该!!我咬碎牙怒其不争的叫。我越来越不明白…………高耶所无法理解的直江,我也无法理解。
桑原冷笑——“真相只有我知道~”

之后长长数页的直江的自白,即便看懂了也依然无法理解。子非鱼,安知鱼之悲?作为对自己无法达到的‘完全’与‘理想’的成功融合者的上杉景虎,直江怀着自卑,以憎恶之强烈被吸引着无法遏制的爱慕着。
他站在他无法达到的某处,高高的只容仰视,只接受服从并鄙视一切爱慕。他是世界的中心,要求他人无条件的服从。
然而这样的以暴力巩固统治的他,却如此可爱,布满了缺点与弱点的他竟如此耀目,以至于让优秀的直江自惭形秽……
他自私的耀眼着,放肆的践踏着,并不可一世的理所当然的以饲主自居……桑原,我BS你!!!!

真想冲进电脑里对着景虎一顿猛踩,然后对着直江一通暴扁——都给我清醒些!!!(众:其实最不清醒的就素泥= =)

「隨便拉人下水,隨便自己一個人煩惱哭泣,說些莫名奇妙的話,還做出這種不正常的事!就算不是景虎也受不了你這種神經病!用那種半途而廢的溫柔趁虛而入……讓別人那樣的信賴你之後又冷酷的丟開……!像你這麼卑鄙的傢伙我從沒見過!…………像你這種變態傢伙!隨便自己一個人去煩惱犯罪,死到路邊的什麼地方去好了!」

景虎的回忆潮水般归来,高耶变成了景虎。于是虎眸再现,伤害的话如同箭矢,无情的贯穿直江。

「為你這種人擔心的我真是笨蛋。想要去瞭解你的這種想法真是錯了。別開玩笑了。誰會為了你這種人犧牲……!我再也不會想要去理解你了。像你這種人、誰會想要去拯救!」

高耶愤怒了,直江失去了可贵的机会。

果然一直忍耐都是无用的。那么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呢!直截了当的告诉他!!
既然最终仍然忍不下去,既然这样不肯将他交给任何人,既然将如此强烈的憎恨与爱集中他一人,那么这四百年来的努力算什么?努力了四百年,毁于一旦。直江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这样的直江,这样的事实上有着超越所有人的强烈自尊却用整个生命来爱你的直江,你真的能够理解吗?景虎……

再没有细细阅读的耐性,我飞快的拉着滚动条,直江当然不能背叛景虎,正如高耶充满景虎腔调的说话——
[b]被饲养的狗是无法自己改变主人的。[/b]
望着后面长长的数十卷,直江会更加沉静了吧。前八卷中偶尔可见的温和微笑会绝迹了罢。自作孽不可活的直江,与明知不可看而看之的我,前者微笑,悲凉而麻木;后者苦笑,从此一见桑原的名字便时而发热时而发寒。

这部作品如此华丽的绝望着,高耶是那唯一的燎原之火,然而也被桑原残忍的扼杀了。
在终卷的简介里,看到抽离了情感、仅仅为等待景虎灵核在自己体内消亡而活着的直江信纲,忍了数次的眼泪终于掉下来,讨论什么是真正永恒的爱早已不复有意义,景虎依旧是直江所爱的景虎,直江依旧是我们所爱的直江


本贴由末路狂花于2004年11月04日14:01:03在〖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原文转贴]小资-愤青-朋克-歌特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