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莲韵(三)越来越悲惨了,我都不忍心写了

发布时间:2004-11-19 21:48 作者:银河破碎

穆离开了。前任教皇的唯一的弟子,那个大眼睛,额上点着两点红豆的聪慧的小孩,在事情发生的几天后悄悄地离开了圣域。
悲伤,冰凉如水,顺着血液流遍我的全身。我跌坐在沙罗双树下,紧紧地环住双臂,但还是有种如坠冰窖的寒冷。孤独的恐惧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疯狂侵蚀着我心上每一寸土地,一遍又一遍,一年又一年。
椎心刺骨的痛一波波袭上心头,我看着指甲深深地嵌进掌心,只是咬紧了牙没有发出声音。十三年来,每一次夜阑人静,我都快要被强烈的负疚感淹没。我每有告诉撒加,只是一个人默默承受。这是我应该受的,从我打定主意跟随他那天起,就已经明了。要逆天行事,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为了我们浓烈而绝望的爱情,为了眼前的幸福,我必须忍受一切煎熬。
突然,一双手臂从身后搂住我颤抖的双肩,将我压进一个宽阔的胸膛——温暖如春。
是他?撒加!在我最脆弱无助的时候,他来了。我真的很渴望这个怀抱,很想伏在他胸前大声痛苦一场,可是我的骄傲不允许。
“沙加,压抑了十三年,很辛苦吧?”
撒加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有着和我一样的辛酸。
“不过过了明天,我们就不会太辛苦了。”他从法衣口袋里掏出一只精美的浅蓝色信封放到我的手里,“看看吧!”
我狐疑地打开信封,取出里面洁白的便笺,靠在他的胸前一个字一个字读得很认真。该来的总算来了。十三年前差点成为我们爱情祭品的少女,明天将带领一群少年前来要回原本就属于她的东西。
幸福,原来如此短暂,在我还来不及细细品味之际就要悄然溜走了。我抬起头,却对上撒加清澈无比的眼睛。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我瞬间明白,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撒加,好好爱我吧,在我的身上烙满你的印记,让我即使在炼狱,也能感觉到你在身边。
他捧起我的脸,在上面撒下一串细碎的吻——额头、眼角、鼻子,最后是嘴唇。我热烈地回应着,胜过以往任何一次激情。
月光,圣洁的光华匹练似的倾泻下来,披散在沙罗双树下相互交缠的两具躯体上。苍郁的蓝和灿烂的金纠结在一起,破碎的吟哦回荡在夜空,心碎而缠绵。
佛祖,请你见证我们的爱情。
撒加又弑神了。当矢座多雷米的黄金箭贯入那个叫城户纱织的少女的心脏的时候,我再也无法泰然自若地等待那群小孩的到来。
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我一口气冲到了教皇厅,抱住那抹高坐在宝座上孤寂的苍蓝。静静地,我只是静静地抱住他。冰凉的液体从眼眶涌出,顺着脸部的轮廓滑下,最后洒在他深色的教皇法衣上,点点斑斑,像是娥皇女英泣下的鲜血。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原本狂跳的心终于平息下来。我放开他,退到阶下,单膝跪地,神情庄严肃穆:“处女座黄金圣斗士沙加,誓死效忠教皇。”没有等他反应,我立即起身离去。
阳光投射在我的黄金圣衣上,发出耀眼的光芒,我微微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个满是嘲弄的笑。神赐的盔甲,我却穿着他来进行弑神之战,真是世界上最荒诞不经之事。
凤凰——不死鸟的另一个美丽的名字。与圣衣一样,一辉在经历了血池地狱、六道轮回之后,依然安然地站在我面前。勇气可嘉的少年,如果没有撒加,我是决不忍心伤害他的。只是今天,我不得不用天舞宝轮来对付他。
天舞宝轮,我处女座沙加的最大奥义。凡是进入天舞宝轮的人,就仿佛站在了佛祖的手心,生杀大权由我操纵,休想逃脱。
我失算了。当那个日本少年燃起强大的小宇宙,拖着我直冲向天际时,我彻底震惊了。为了雅典娜,为了一个将人类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神,他居然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第一次,我迷惘了。因为我和撒加的幸福,已经死了太多的人,流了太多的血。这真的是我要的?难道我真的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身体以极大的速度上升,我已经可以感到因为与大气强烈的摩擦而产生的灼热。就快要化为宇宙尘埃了吗?身后的少年早已因为氧气不足而晕厥了,我完全可以自这个时空里安然回去。但是如果我抛下他,他势必像氢气球一样,越飞越高,最后承受不了高压高热而炸掉。他是我和撒加的敌人,我们追求幸福的绊脚石,我应该放任他流失在这扭曲的时空中。可是不自觉的,我用小宇宙寻求穆的帮助,帮他返回了处女宫。
“如果你们打败了教皇,请放他一条生路。”我叫住穿上重生的凤凰星座圣衣的一辉,平生第一次低声下气。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无奈地叹息,不得不听天由命。
我原本以为我可以救他,我原本以为他会为了我好好地活下去,可是我忽略了他的骄傲,我犯了一个懊悔一生无法弥补的错误。我欲哭无泪,只是心在泣血。
撒加死了!在沙罗双树的花朵傲立枝头,迎风欢笑时,他抡起拳头,朝着自己的胸口狠狠地击下。
“不要!”我的小宇宙在狂呼,可是嘴唇却颤抖得发不出半点声音。
“沙加,我不要别人施舍的生命,死对我来说并不恐怖,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我今生的至宝!”鲜红的血从他的胸膛和嘴角汹涌而出,不可遏止,将他的千言万语都化作无语凝噎。
“撒加!”我闭上眼睛,阻住想要奔腾而出的泪水。我不哭,我决不在撒加面前哭,他见到了——会心痛的。
“我以后不能再好好照顾你了,记住你答应过我的——”笑意在他眼角眉梢凝住了,他伸出欲抚我的脸的手也从半空陨落,划出优美的弧度,无力地垂在地上。海蓝的发铺散着,如同洒了一地的忧郁,丝丝缕缕,全都缠绕在我的心底。
风呼啦呼啦得咆哮着,肆掠过我苍白的脸。然而,他却未能给我带来丝毫寒冷。我的心早已经随着那抹蓝色的逝去而冻结。
慰灵地又多了五处隆起的土堆,这代表又有五个圣斗士的魂灵归了天国。真的能归到天国吗?我的手缓缓抚过每一个石碑,最后在某一个石碑上停留下来。
GOLD SAINT GEMINI SAGA!稀疏的几个希腊字母,像针一样刺着我的眼睛,我忍不住眼泪横流。撒加,原来我们注定了是要有缘无份的。一遍一遍地,我轻抚着石碑上的每一道笔画,就如同触摸到了他的每一个轮廓。一种苦痛中的快慰从心底蔓延开来,将我的心涨得满满的。
撒加,放心吧,我会坚强地活下去,连带你的那一份,做一名出色的雅典娜的圣斗士。


真是虐文啊,对不住各位大人。


本贴由银河破碎于2004年11月06日10:17:52在〖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下一篇:弱水三千(14) 上一篇:弱水三千(13)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