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果然还是要送]米罗,生日快乐~

发布时间:2004-11-19 21:48 作者:末路狂花

天堂路口——算是某篇番外?874自己个

“您好~这里是天堂街第一个十字路口,向东去往机场,向西去往游乐场,向……”
米罗手指一抬‘啪’的掀掉按钮,面前的电子导航系统带着不甘的嗡声黯下去,伴随着一个轻微的气音米罗恼火的嘟哝一句——“见鬼。”

天气不是太好。有雾,但又不太浓。总之是碍眼又粘腻的让人身心都不爽的天气。
卡妙集中了全部憎恶拧紧了两道眉,对不远处像在晃晃悠悠闲逛的一辆计程车挥手。
“去机场。”卡妙拉开后车门钻进去,语气充满了不耐烦的简洁。

计程车无声的滑开。卡妙攥紧手心里的一只档案袋,粗糙的牛皮纸被他捏得哗哗作响。可他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这一点,只是表情焦躁的盯着车窗外。
“喂!你怎么右拐?”卡妙好像发现什么不对劲语气不善的指责司机。
“下一个路口再左拐,再下个路口又右拐,再再下个路口又再左拐,不是一样可以去嘛~”司机漫不经心的答语听上去很有调侃的成份,在此时的卡妙耳中无疑相当于挑衅。
“你到底知不知道怎么走?!”卡妙火大的伸手——却又恼火的收回来,最终只是捶了两下司机座位。

“没有人比我更知道了~”司机仍旧满不在乎的说话顿时让卡妙愤怒的小火苗一阵燎原。
“停车!要不就拐回去照我说的走!”
“嗳嗳~不要这么大火嘛。”司机略偏过头,“这可不是帅哥该有的表情哦。”
奇怪的钝感袭来,卡妙的心为之一滞。他的身体突然动了动像是想要前倾,但司机的脸恰好此时又再偏回去了。卡妙失望的向照后镜看去,怪了,这辆车居然没有照后镜?!卡妙不由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看上去很不开心哦。”计程车果然在第一个路口左拐。“记者的工作很辛苦么?”
卡妙呆住。“你怎么知道我是记者?”
前面的人无声的笑了笑,“干我们这行的就这一个好处。阅人无数。”
“是吗。”不知道是放心还是失望,卡妙有些黯然的说,“那么你还看出些什么?”
“你拿我当看相的啊~”前面的人爽朗的笑起来,“不过如果你愿意说说的话,前面有足够长的路让我做个合格的倾听者。”
“这也是干这行的好处?”卡妙尖刻的说。
“我不是三流小说家。”
“……”
也许是察觉到卡妙的沉默,在又一个右拐弯时司机说,“工作压力太大的话,可以考虑去渡渡假啊。”
卡妙把头别向窗外很不领情的回了一句,“是吗?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当然~!”前面的人得意洋洋的从仪表盘边的暗盒中抽出两张照片反手递过来,“这是我常去渡假的地方。”
卡妙懒懒的接过来,扫一眼却停住不动了——那是,不,那是一条陌生的小街。然而那所房子,不论他卡妙再过多少年也无法忘记,是那个人的,米罗的,距离他的那幢老房子向北右转六十步……

“你说,你常去渡假……?”
“对啊~”对方的声音依旧明朗,说着还比划了一个将照片贴在面前翻板上的动作,“诺~就是这样。累了就看它两眼。”
不知道为什么,卡妙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今天在发什么白日梦!那个人明明已经死了。是的!他死了!!卡妙发狠似的使劲儿拍拍昏沉沉的脑袋发出一串含浑不清的苦笑。

计程车默默的在最后一个路口左拐。
“去接人吗?”经历了漫长的沉默后司机又问。
卡妙失神的望着车窗外飞快向后掠过的模糊景物答以一个根本听不清楚的“嗯”。
“事情很棘手么?”看来这计程车司机不仅罗嗦而且八卦。卡妙不悦的瞟他一眼。那个仅仅只是扶着方向盘的吊尔郎当的姿势无论如何让他感到熟悉。一种扑面而来的遥远的亲切感。

“我去办房产转让。”不知道为什么,卡妙开了口。“我已经不再需要这幢房子了。我想要忘了他。努力开始新生活。”
卡妙的声音冰冷。
“是吗。”前面的人有些像叹息般的轻声问。
“对。”卡妙却突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大声而坚决的说,“像那种轻易许诺却又不负责任的抛弃别人的人,我早该忘了他!不,我早已经忘记他了!!”卡妙紧紧的攥着拳,近乎咬牙切齿的说,“我会活得很精神给他看!”
扶着方向盘的手明显的一颤,却很快被手的主人装作弹手指的动作巧妙的掩饰了。
“哦~能这么说的你已经很精神了。”他笑呵呵的说。“就是要有这样的志气~”后一句却无论如何再遮不住苦涩。

“他留给我了一幢房子。”卡妙缓缓的吐息着,沉下声音说,“还有一卷录相带。就在几天前,录相带坏了。我从来没有备份过它。我曾经对另一个人说,如果这卷录相带坏了,我就答应他的请求。跟他一起生活。”
车厢里静悄悄的。
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雨。开始是雨丝,然后是雨珠,眼泪般倾泻而下,在车窗上兀自书写着伤心。

“我曾经想过把录影带拿去修。但我放弃了。”
去机场的路仿佛很长。长到一生都走不完似的。车胎粘着宽敞平阔的大道,飞快的,机械的,一圈圈翻转着。

“就在刚才,我办了房产转让。以他的名义将他的房子捐给了慈善组织。我已经,不再需要他了。是的,他。”
机场的指示灯穿透浓雾雨幕在前方透出亮来,曙光一般刺穿了车厢中堆积着的浓烈的仰郁。
计程车娴熟的滑向停车场,体贴的将卡妙那方的车门靠向拱形的雨廊下。

“不祝福我吗?”卡妙推开车门。
驾驶座里的人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手腕轻抖,一支烟跳出来,他偏过头衔住。
卡妙冷漠的看着这一幕。血早已滴干了。只剩下伤口丑陋皲裂着。

驾驶座里的人仍在慢慢的摸着打火机。仿佛那细小的动作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似的。
没有找到。他咬着烟仰靠在座位上,轻而缓却极压仰的吐着一口气。
从看到那张照片后所升起的最后一丝热度也在慢慢冷却着。卡妙只觉得心疼得抽起来。他努力挺直了背,努力不让任何人看到它在颤抖。他努力的抓紧手里的纸袋。那里面装着他最重要的东西。在那份转让协议上,大大的签着慈善组织法人代表的名字。

‘砰~’随着车身一阵摇晃,驾驶座里的人终于走出来,甩上门。
他朝卡妙走过来。垂着头,看不见表情。
他站在他的面前。像某个黄昏一样,靠住在车窗上。抬起头。露出他熟悉的笑容。没有任何遗憾,也看不见苦涩,纯粹的温暖的微笑。
“借个火吧,帅哥。”

将打火机扔给这个无赖,卡妙已经决定了。是的。他改变决定了。
如果没有遇上他,他原本想要站在这个候机厅的大门口,对另一个等待他最后答复的那个人说‘不’。可现在他决定了。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守候了这些年?!为这样一个无赖!!!

这数不清的日日夜夜里,他到底是为了谁吞下冰冷的苦水,将它们在心底里一滴一滴的暖成热的泪?!

是的,他留下一座房子。房子变成了他的笼子。他留下一卷录影带。录影带变成了枷锁。
卡妙是个没有灵魂的木头人。
他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他喜欢烟,不爱笑。他不再拘泥于牌子,并用固定的姿势点烟。
他用了所有的方法,所有他能够想到和做得到的方法怀念那个离他而去的人。
结果却这样。

“诶~?你去哪儿?”一只有力的手臂拉住卡妙。
“别碰我!!!”卡妙出人意料的大吼。
“我不能碰你,你打算让谁来碰你?”米罗一把抓住卡妙,卡妙却用尽全身力气向后顿着。
眼睛被集中了这数年来全部的屈辱、不甘、愤怒甚至刻骨挖心的思念灼烧着,卡妙死死的瞪着米罗。米罗毫不回避的抬头平视着他。依旧坦然而温柔。

“你认为我会祝福你吗?”米罗终于翘起唇角,混和着嘲弄与苦涩的复杂笑容一闪而过。
“你真是个傻瓜啊卡妙~,我以为那一年半里你已经了解我了呢。”
卡妙愕然的瞪着米罗。
“我不是说过吗?我会在天堂好好监督你的。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从我身边夺走你。即使我死了,也一样。”
米罗平静而冷酷的说。
“我来接你。跟我走,好么?”
米罗说着将卡妙推进车里。替他系好安全带,关好门。像曾经做过的一样。
“坐好罗~走啦!!”计程车像一支离弦的箭,刹那间消失在浓雾中。好像从未来过一样。


-----------------------------------------------------------------------

“给我~”米罗向卡妙摊开手。
“什么?”卡妙奇怪的望着他。
“那只纸袋!”米罗一脸严肃。
卡妙会意,嘴角浮上一个与他不大相衬的狡猾笑意。
“等我认为你有资格了吧。”
“我有资格?!我要什么资格~”米罗不屑。
“当然是补偿我了~!”卡妙理直气壮。
“哦~~~~~~”米罗吊着不正经的升调坏笑着凑过来。
“不准想歪!!!”
“已经晚了……告诫无效~”
“喂!!!”

数步以外的地毯上,躺着一只被揉皱的纸袋。
里面装着几份文件。
协议上大大的签着慈善组织法人代表的名字。而另一方,空白处,滴着一团扎眼的墨水。徒然叫人想起卡妙第一次在米罗送来的自由练习的门票签收纸上飞扬跋扈的那几个字母——C,A,M,U,S

你看,它们在笑呢^O^


本贴由末路狂花于2004年11月07日14:30:08在〖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