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War and Love 最爱的小米生日贺文

发布时间:2004-11-19 21:48 作者:Nicky

诀别,背叛,痛苦、煎熬、毁灭!
这一切的一切已经过去了,如今换来全新的重生!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慢慢萤绕心头......

真的感觉怪怪的!卡妙下意识的抓紧自己的胸口,皱了皱好看的分眉,有点闷闷的,为什么?
按理说本该一身轻松的,可却着实感觉到少了点什么。是什么呢?
慢慢的回忆起来,那天大家恢复意识后,不是如释重负吗?接下来是欢聚一堂,盛大的宴席,整个圣域没上没下,没大没小的,连自己也难得的喝醉了。这表示,过去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他不更是个大功臣吗?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觉得缺点什么呢。
闷,想不起来,堵得慌,应该不用去解释什么了,可为什么还是如此不安呢?

“卡,卡妙老师!”来人犹豫的叫了他一声。师傅已经发了半天的呆了,还是叫他一下吧。
“嗯。冰河,你来啦!”卡妙从自己思绪中清醒,望着自己的弟子。那是一张年轻还略带稚气的脸宠,似乎伤还没全愈,但庆幸的是,战事已经结束了,真是太好了。
“您怎么了?”年轻的孩子脸上满是关切之情。
“没什么。反倒是你的伤...”爱徒之情意于言表。
“老师不用担心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师傅怎么可能没事呢,这几天总是想问题想得出神,想必是那件事吧,只是他自己没有查觉罢了。
“那就好。”依然清冷的声音,欣慰的,却没有一丝笑容。
“老师,我今天和紫龙他们切磋了一下,大家都恢复的不错呢。星矢也可以下床走路了。虽然纷争已经平息了,可我们不能松懈啊!”看师傅的样子,还是在逃避呢,不过作为他的弟子,我一定会帮助他的。
“是吗?别太勉强了。”
“师傅有心事吗?”他决定做一个小小的试探。
摇头。
“有什么不可以对我说的吗?”明明有事的样子。
“没有。”卡妙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淡。
冰河微微地笑了一下,真是不坦白的人呢。
“师傅,能帮我练习一下吗?”他准备拖延时间,因为星矢告诉他,过一会儿,那个人要从水瓶宫经过。
“冰河,你的身体。”
“真的没关系,老师,就陪我练一会儿,我不会勉强的。”
“好吧。”卡妙无奈的只好同意。

“冰河,你仔细看着为师,做冰凌柜首先要把冻气集中于手心。”卡妙认真的示范。
“唉,好漂亮啊!以前没看清楚,这个结晶真的好美。”冰河流露出少年般天真的感情。
卡妙看着弟子,无奈的笑了笑。
“老师,你笑起来也好美哦!”冰河由衷的说。
米罗刚进水瓶宫就感到微微的寒意,这个卡妙在搞什么鬼,现在有必要把这里弄得像冰窖一样吗?
之后,他就听到冰河说的那句话,也忍不住看了一下卡妙,什么嘛,不就是和以前一样,不过......
“米罗前辈!”金发的小子看到他的到来眼前一亮。
“嗯。冰河,还有卡妙,你们好!原来你们在练习啊,难怪,这里这么冷!”随际挑了一下俊郎的眉毛表示小小的不满。
“米罗。”卡妙向他颌首示意。
“米罗前辈,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所以也应该恢复训练了。”冰河有点得意向他展示起来,他打从心里尊敬这位黄金前辈。
“哦。这样啊!我都忘了问候你的伤势了,你恢复了就好。”米罗抱以微笑。
“米罗前辈,你是来找师傅的吗?那我先走了,不妨碍你们了。”冰河故意丢下这句话准备闪人。
“嗯?不是,是雅典娜的召见。你们继续练习吧。”感觉冰河的样子好像有点奇怪,可米罗也说不清哪里不对劲。
“那你回来会来找师傅吗?”冰河继续不死心的问道。
“冰河!”卡妙有点生气了。
“哦?再说吧!我先走了,回见。”他不明白怎么连卡妙也有点奇怪。
等米罗走远了,冰河用小声但却能让卡妙听得见的声音嘀咕:“唉!真可惜啊!”
“冰河!你刚才在做什么?!”冰河的小动作已经尽收眼底,卡妙愈加生气了。
“我没做什么啊!”冰河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刚才为什么说那样的话?”少跟我打马虎眼,要知道我是你师傅,你想什么我会不清楚?
“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冰河突然换上了一副再认真不过的脸。
“什么?”卡妙一时语塞了。
“你们不是好朋友吗?见面聊天不是正常的吗?老师,难道不是吗?”冰河露出狡黠的笑容。
“唉?”冰河的话让卡妙愣住了,的确是这样啊!

不,不是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俩变得生疏起来,那天玩得很开心没错,米罗也很没有形象,可他那阳光般的笑容不再是对着自己,见了面也只是客气的打招呼,像普通朋友那样,可他希望他俩并不仅仅是朋友的关系,甚至不是知心朋友,而是......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一直是自己会错意了吗?还是自己变了?他原以为重生后可以抛掉一切的,可是......
“师傅,你是不是有心事?”冰河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冰河,连我自己都无从说起,搞不清楚。”卡妙决定不再隐瞒,可他自己都不明白。
“师傅,你好自私!”冰河的眼神变得冷冷的。
“什么?”卡妙有些吃惊。
“为什么您能这样对我,却非要残酷的对他?算了吧,您从来就是不坦白的人。我很感谢您对我的培养和怜惜,可我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是他告诉了我,我才了解您对我的用心良苦。没有人会包容一切的,什么事总有个限度,也没有人会永远守着一份没有回应的感情。”冰河的声音激动的有些颤抖。
“冰河,我......”卡妙点点头,冰河说的没错。
“老师您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你也不希望以后和他变成路人甲乙丙丁的关系吧。”
“我明白了。”卡妙暗暗下了决心。
“祝福你,师傅。”

晚餐的时候卡妙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时不时的偷瞄米罗,他正和旁边的大艾谈笑风声,偶尔两人对视的时候米罗向他抱以礼貌的微笑。太好了,他还是老样子。卡妙想起穆曾经说过的话:“米罗啊,他大概是我们当中最有人味的了。”
“小艾,你吃完了吗?快点,我找你有事唉!”米罗冲着艾欧里亚比手势。
他找小艾,可是为什么不是我呢?
完了完了,我想退缩了,我为什么总想着让他主动找我呢?
不行,等他回来我就去找他,就这么决定了。

米罗怎么还不回来?到底和艾欧里亚有什么事?这么久了。
好累、好困,别睡,卡妙,千万别睡着......ZZZZZZZZ
米罗回来的时候卡妙已经靠在天蝎宫的廊柱上睡着了。
他睡着的样子好美,今天早上微笑的样子也好美,就像,冰雪中的精灵,整个人却感觉说不出的柔和。
可是这样睡着真的没关系吗?会很冷的。哦,忘了他是不怕冷的,可是,这样睡也不会舒服的。
干脆扶你回水瓶宫吧,虽然有话想对你说,可也不在乎这一天吧。还有,艾欧里亚也是个半调子,和他商量真的没关系吗?还是明天去请教别人吧。
米罗望着卡妙,想找个让他舒服又不会弄醒他的姿势,考虑了一下决定先用右手扶住他的腰,然后轻轻托起来,再移上去扶住他的肩膀和手臂。可他刚碰到他的腰,卡妙就醒了。
“啊?唉?是米罗啊!你回来了?”卡妙微微吓了一跳,但很快明白过来。
“是的!啊,卡妙,对不起。是这样的,你睡着了,我想扶你回去而已。”米罗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哦。”
“嗯,既然你醒了,就自己回去吧。”米罗容易冒出这么一句,说完后他就后悔了。
真是傻瓜!卡妙在心里偷偷的骂。
“你就这么想让我回去吗?算,那我回去好了。”卡妙突然有了调侃一下他的兴趣。
“啊?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怕影响你的睡眠,我们有事可以明天再说的。”米罗竭力解释。
“我现在还不想睡。”
“啊?哦,好,那好。”
什么呀,真是笨,只会说这些吗?他的聪明才智都跑去哪里了!还是今天就说清楚吧,他这个人,其实如果真的死了心,是怎么样也挽回不了的。
“其实,我今天是有话想和你说。”卡妙想想还是决定开口。
“唉?”米罗觉得有些奇怪,今天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啊,到底怎么了。
“不介意陪我坐下吧。”卡妙冲着米罗微笑。
多么美丽、耀眼的笑容阿,今天的卡妙真的有点不一样唉,他能这样真好,何必那么郁闷,这样才适合他呀!
想到这里,米罗恢复平常的理智和冷静,“嗯。”
“米罗,你看,今天的星空是不是很美?而且星星全部都能看见呢!”卡妙指向天空,孩子般的兴奋。
“是啊!说什么傻话呢,卡妙。”星星吗?的确很美,但是全部都能看见,好奇怪的说法。
“看,这是你的天蝎座,十五颗星星,那么的明亮,那么温暖...”说这话时他转过头来看着米罗,声音也越来越温柔。
“嗯?卡妙?”米罗一下子呆住了,因为卡妙看向他的眼睛让他觉得比星空比星星更美、更明亮。
“唉?水瓶座,水瓶座在哪里呢?我找不到自己的星座了!”卡妙眼神有点无助。
“在那里,卡妙。”米罗下意识握住了他的手。
“看,卡妙,那也是明亮和温暖的。”米罗坚定的望向他。
“不,他是冰冷的。”卡妙垂下头。“和我一样。”
“你错了,他是最温暖的。”米罗的声音逐渐放低。“在我心中,一直。”
“真的吗?”卡妙抬起头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何曾骗过你?”米罗的眼神变得认真起来。
两人一时间无语,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卡妙决定打破沉寂。“米罗,你觉不觉得这次重生后我们的关系变得有点怪?”
“嗯。是啊。”米罗陷入思考中。
“都是我的错!不顾你的感受执意为了冰河...之后背叛了你们、杀死了沙加、又与你们打出了AE!被伙伴和好友背叛是多么的痛苦!我对不起你!”
“别这么说,卡妙,你总是,这么地,这么地善良。”米罗的眸子仿佛望穿卡妙的灵魂。
“唉?”
“你的辛苦我全都知道。世上没有比你更好的师傅、更好的伙伴了。要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我没有体会到你的心意,你的心里其实是滴着血的,和我们对抗,你们其实更痛苦。我后悔没能早点看穿你们的意图,只是一个劲的被报仇这个念头蒙蔽。我应该相信你的,我所认识的卡妙决不会......没脸见你的应该是我才对。”米罗越说越激动,最后把脸藏起来不去看卡妙。
“所以一直躲着我?傻瓜!可,我也没资格说,因为我也是在逃避。是的,我一直在逃避你。死去的人总是轻松,活着的却要受到更大的煎熬。我可以感受到,我逃了,留下你一个人独自忍受,对不起!我们当时回来的时候就是以背叛者的身份,让你们那么的痛心。沙加也的确是我们杀的,你有那种反应是正常的,穆和小艾不是也失常了吗?如果没有,就不是我认识的米罗了,是我让你太失望了。”卡妙也激动起来,该死的,米罗凭什么说全是他的错。
“卡妙,知道真相之后我后悔极了,我竟然怀疑那样的你们,你们本来已经够痛苦了,可我还往你们伤口上撒盐。我想向你解释,可始终到叹息之墙都没机会解释,虽然能感受到你们并不怪我们,可还是...抱歉!”米罗还是觉得无法平静。
“我们非要一直向对方道歉个没完吗?应该说我们都没有错,那是命运的安排,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去过的事就不应该再去想了,不是吗?”老天,米罗一定非要把过失揽上身吗?去他的执念,转移一下他的视线好了。
“的确。仔细想一下是情势所迫。”
“除了我对冰河徇私,米罗。”卡妙的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他该说重点了。
“唉?”米罗不解。
“我并没有用尽全力战斗,那时候的我一方面是想成全冰河,一方面是想逃避现实、逃避你。”卡妙缓缓的说。
“逃避我?”
“我虽然号称冰之战士,可并不是没有心的。你对我的点滴我心知肚明,却不敢回应。”
“卡妙你当然是有心的,而且还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呢。”米罗温柔的笑了。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对你很自私,明明有特别的感情,就是什么都不说,只会闷在心里。自私的把你的温柔和体贴占为已有却没有任何感动。只是逃避、逃避,然后一死了之,让你一个人伤心难过。”星光在卡妙的侧脸上洒下一丝阴影。
”老天,你在胡说什么?你哪里自私了,别忘了我是天蝎,最有洞察力的,我深深的感到,卡妙是真心当我是朋友的,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卡妙,是不是那只小鸭子说的?”米罗口不择言的叫出了他暗自给冰河起的绰号。
“冰河说的对,我冷酷、自私。总是以沉默来回应别人对我的好。”卡妙对自己仍然不能释怀。
“卡妙,我说过你在我心里是最温柔的。只是,你不善于表达,你对别人比对自己好上千百倍,总是为他人着想而忽视自己。而且我是心甘情愿的喜欢你、为你做这些,这其实算不了什么,对喜欢的人好还得问为什么吗,那么这个世界是多么悲哀啊!”
“真的吗?米罗!”听完他的‘爱的宣言’,卡妙感动莫名。
“当然了!卡妙,你刚才对我说有特别感情的,是不是真的?”
“是的。”卡妙坚定的看着米罗。
“哦!天上的神衹啊!我是不是在做梦?卡妙,你知道吗?我今天去找艾欧里亚了,因为觉得和你这种尴尬的关系该结束了。找他商量,把他作为我练习的对象,因为按星相来说,你们是对角线,应该是超级和得来的。我想明天去找你,和你说清楚,向你道歉,希望你原谅我那么误解你。没想到,没想到你!”米罗激动不知道怎么是好,最后拉起卡妙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唉?你信这个啊?什么对角线的?”
“这是星相学啊。没有比我们更应该相信人了吧。”
”那倒是。米罗,你知道吗?是冰河告诉我的,之前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是想不起来。”
“哦,看来还得感谢他了,我就不追究这只小鸭子的责任了。”米罗开始开起玩笑来。
“米罗,你原来讨厌冰河吗?”卡妙突然问了这一句。
“嗯?奇怪,干吗要讨厌?”米罗不解。
“有传言说你是看在我的份上放冰河一马的,而且冰河杀死了我,你对他恨之入骨,所以想着法子整他。”卡妙开始不好意思的解释。
“好奇怪的传言,那么卡妙,你相信吗?”米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当然不相信。据我对你的了解,虽然我们是朋友,但你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而徇私的。我的死可以说是我自己咎由自取的,和冰河无关。虽然死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相信你不会为此而恶整他的。你有你天蝎的骄傲,对吗?”卡妙的眼睛亮晶晶的。
“说的对,还是你卡妙最了解我。我都冤枉死了。这些简直是无稽之谈,我希望冰河了解你的心意不要误解,才对他说明了此事。当时我是真心的感动了,并佩服他的精神,同时我想看看他们到底能走到哪一步,他们口中的那个女孩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雅典娜,至于他是否能和你再次对决我当时没想过,何况天蝎宫后面还有人马宫和山羊宫呢,他们说不定都过不去。说不定和你战斗的是其他三个小子呢,卡妙我不是说你会输啊,我的意思是,反正就是说不定的情况太多了。之后在神殿冰河躺在地上还是我抱他起来的呢,也为他捐了血,我哪里有恶整他啊?”米罗一脸无辜。
“我当然知道,这才是我认识的米罗,传言简直太可笑了,根本是两回事。而且,米罗,你知道吗?其实冰河私底下很喜欢你感激你呢,传言居然说你们俩超级不和,真是荒谬极了!”
“就是就是,卡妙,传言不可信的,早晚会不攻自破的。说到这个,这段时间我在网上还看到了不少有趣的我和你的故事...”米罗调皮的挑起眉头,故意吊卡妙的胃口。
“什么,什么?说来听听。”原本已经失去很久的好奇宝宝性格显露了出来。
“网上说!@#$%^&*”
“切,是才有鬼。你连教皇都敢怀疑,哪里单纯了?看错了你的人会死的很惨的。”
“网上还说!@#$%^&”
“有这么肉麻吗?他们不知道我可知道,你大多时候都是非常理性的,你也有着你天蝎的骄傲。知道吗?你只是对着我才稍有不同,那是因为你喜欢我,不过我也喜欢你,这下扯平了。米罗,其实,你笑得比我多不了几次的。”
“!@#¥%^&*@¥%”
“这个称呼太肉麻,我不记得你有这么叫过我。”
“那叫什么?“米罗不解。
“随便,就是不许像唤猫一样叫我!”
“好吧,妙!我爱你!”
“你欠K啊,我说不准这样叫我的。”
“可现在确立了关系,总要有一个不一样的称呼吧。”
“不准!!!”
两人闹成一团。
他们一定会幸福的,神会祝福他们,我们也会,不是吗?

PS:算是给原著的小小解释吧,同时是对很多同人作品毁小米形象的小小不满。
米罗一点不简单,想写写深沉的,可是最后还是变成了天真的小米了。
另外,我心中冰河和米罗的关系就应该是那样,小米绝对不会徇私和恶整小冰的。
就酱子,鞠躬!
今天已经11月8日了,生日快乐小米,永远的20岁生日快乐,要幸福哦!


本贴由Nicky于2004年11月08日22:38:54在〖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