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弱水三千(14)

发布时间:2004-11-19 21:48 作者:幻莲

战势一发逆转,至少表面看来,天界军占绝对优势,但监军米罗却并不因此而感到开心,脾气暴躁的他每天至少三次怒气冲冲闯进主将营,
  因为他完全为沙加目前的态度感到恼火。
  日暮西山,持续了三天的同样情况再度发生。
  “沙加!你再这样按兵不动我就该报告撒加了!!”
  “……关于这件事情。”沙加不动声色地回答:“我想我没必要再跟你解释一遍!总之我有我的策略!你再来进言就以扰乱军心处置!”
  “你……”米罗顿时被气得结言。
  “你可以下去了!”沙加拂了拂袖子。
  “……”
  “下去!!”语气已经转为命令式的。
  “哼!!”米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迸出一声冷哼,离去之前还不忘扔下一句:“我也很期待倘若兵败,你该如何交代!!”
  “……呼……”米罗终于忿忿离开,沙加仿佛有些脱力地靠向椅背,背后的金发散乱在肩上,手托着腮的皱眉忧郁状被正巧撞进的小艾目睹地一清二楚。
  那淡鹅色细眉微蹙,其间的隐忍,再加上嘴角的无奈,竟出乎意料地让他想起了,千里之外高坐在华丽王座之上,有着镜般银蓝样貌的……伪君王?!
  不……单纯地撇去杀兄之仇的话,那浑然天成的气质绝对可以算得上华贵的帝王之气。但是……
  “唉……”小艾长叹口气,跨进军帐。
  “小艾?”沙加抬头,冰蓝双眼中有几许少见的疲惫:“有事吗?”
  默默摇头,小艾过去把手中的托盘放在桌上:“不,我看你这几天挺操劳的,再加上你的伤也没全好,所以叫人炖了碗冰糖雪莲,降火润肺。”
  “啊,谢谢。”无奈的唇角再一次扯上无奈的微笑,小艾觉得自己的心瞬间轻颤了一下。他突然发现有些事情是自己永远都无法明白的,杀戮,鲜血,背叛,复仇,诱惑,权力……短短几天内沙加急转直下突变暧昧的态度尚且让自己迷惑不清,更何况那长达千年的恩怨情仇?
  “沙加……”
  “还有什么事吗?”
  ……请你好好活下去吧……
  “不……我先告退了。”
  暂时,还是按照他的意愿活着吧……而也许,那些人之间理不清的牵绊早已容不得自己的插足了。
  弱水三千,情何以溺?!
***
  杯中的雪莲在晶莹的冰糖水中尽情舒展,洁白浸润的花瓣饱蘸上糖水,一口滑入喉间,温润的甜意顿时弥漫开来。但是……
  太甜了……这是沙加尝过后得出的结论,冰糖放的太多,反而破坏了雪莲原本沁凉而微涩的药香气。所谓物极必反,也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轻轻把碗搁回面前的桌子上,沙加再度靠回椅背,薄唇轻启,一缕绵长的叹息,究竟包含了多么深邃的意味?
  离城出兵究竟有多久了?而不得不承认那片轻盈的淡紫总萦绕在心头……离去之前紧执着自己双手,无语间的凝重沙加又哪会不知道?可
是……有些迷惑,有些不安,这些时日相伴间,产生的这种矛盾感情到底是……
  “沙加……请你……”
  是想要保护他吗?可是……可以吗?总觉得一直到现在受庇护的都是自己啊!
  “可恶!”修长的手指纠缠着凌乱而不失耀眼的金发,心头突然涌上的焦躁感让他产生了想要紧紧抓住那紫色的飘逸大声质问:“你到底想要怎样?!穆……”
  “沙加!”
  “穆……你……”
  “……”淡紫色双瞳里的悲哀快得让人错过,穆径直走来。于是,第一次互相接触,互相托付竟就在那一瞬间发生,目眩神迷……
  怀中的香气源源不断地弥漫起来,清丽而奇妙,一如那出落在冰天雪地中的洁白花朵。即便只是短短刹那间的轻吻,也足以将彼此身上的互相渴求传达给对方。
  “沙加……”
  不……这已经是极限了!他究竟想要说什么?够了!沙加已经不能再忍受下去了!!一直有些无措的双手突然用力,一把拽起那缥缈的紫发,拉离自己胸前,冰蓝双眼直视着那对温柔的紫水晶,一时间的无言后,沙加狠狠吻上面前红润的唇!
  晶亮的液体随着激烈的唇舌绞缠不觉滑落,寂静空气中飘荡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喘息,以及……仿佛鱼儿在水中嬉戏般的湿润声响,穆肺中的空气快因霸道的掠夺而耗尽,秀美的双目不自觉地闭了起来,但双手仍然下意识地一寸寸抚上沙加的腰,背,一直到前胸,灵活的动作即将要卸去累赘的衣物。
  冷不防地,白细的十指却被一把扣住,视线在转到军帐朴素的顶上时,背后冰凉而潮湿的触感也让他倍感不适……碗中的雪莲打翻了,白而透的汁液顺着同样白皙的双颊一直蜿蜒到纤细的锁骨……香甜的气息让穆不自觉地舔舔嘴唇,粉色舌尖在唇表不经意的逡巡却显得那般妩媚。
  “沙……沙加……”
  金色的光芒有些迷乱了……因为暗紫色的引诱,那透亮紫眸深处的沉默,究竟代表着什么?
  “穆……告诉我……”杀沙加努力压抑着周身涌上的冲动,压低嗓子问,用力扣住穆细腰的双手好紧,紧得让人想要就这样留在他怀里,永远,直到连星星都碎裂的那一刻……可是……
  “你究竟是谁?”
  被惊醒了!!他……差点忘记了……我们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啊!
  听到了吗?星星早已碎裂的声音……不……不!!
  “我是谁?”那悦耳的嗓音甜得让人失去理智:“我是你最爱的穆啊!沙加……”
  “穆……?”
  “你爱我吗?”
  迷惑的究竟是谁?
  “爱我就抱我……这样……”
  至少还可以欺骗自己:我是你的……
  异样高温的吻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无数烫伤般的烙印,再加上紧咬双唇的隐忍呜咽,沙加身下的穆,青涩的反应却成了催情的媚药。
  “……千杯不醉……”怎么了?他不应该是个玉臂千人枕的淫荡尤物么?自己还在犹豫什么?就这样,弄坏他扔掉他也没有关系啊!
  “啊……沙加……沙……”逐渐高涨而愉悦的呻吟竟让沙加出奇地冷静下来,他起身,眼中泄露的些许冷漠已经足以让穆彻底凉心。
  命运……你为何如此残忍?
  为什么?……伤透了心,所以也再没有任何眷恋了吧?可是胸口撕心裂肺的疼痛又是什么?
  沙加……沙加……对不起……
  穆爬起来,从背后环住沙加,哀怨的声音也是人最无法抵挡的:“……不要离开我……不要……”
  乖巧如绵羊般转到他面前,跪下来,体贴而迅捷的动作几乎让沙加大脑空白地反应不过来。
  他要干什么?
  “穆?!”
  他是个笨蛋吗?沙加的心意他一点都不明白吗?他已经在很努力地克制自己了!!
  “沙加……我帮你……”
  小声地说完这句话,他居然毫不犹豫地吞下已经弥漫高温的凶器?!
  “穆……啊……”
  这一次……真的要落下地狱了!这种矛盾的心情到底要如何处理?
 “不要……”逼我……
  不要什么?我吗?是觉得自己脏?所以不要?可是……已经疯狂了!脑髓都随着口中滚烫的脉搏而燃烧起来!穆燥红着脸,卖力吞吐着面前的分身,柔软的舌尽可能地翻卷,试图全力取悦它的主人。
  “恩……穆……够了……”沙加伸手,想要扳开穆的头,可双手一触到深陷的紫色,却更用力地按住!
  堕落的是谁?沙加?穆?抑或是……神???!!
  “啊……”
  悲哀啊……悲哀的自己只剩下这肮脏的身体了!肮脏到看到他皱眉叹息的表情居然还会兴奋起来!可是……无颜乞求他……什么羞耻,自尊,全抛却了!或者,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穆伸出另一只手,挪到自己胯下,安慰着微热的花茎,同时,嘴上也没停,泪水,已经混合着唾丝一直滑落至尖削的下巴。
  “穆……为什么要哭?”为什么到现在还会有人因为自己而伤心?……好吧……既然如此……在这一刻,我要你只为我一个人,因为我而哭喊!!
  “沙……沙加?!啊……啊~~~~”再没有温情的爱抚,少得可怜的前戏之后,没有任何润泽的花蕾袒露在空气中,随即被无情地刺穿


  “沙……加……”疼到全身止不住地颤抖……这是性爱吗?还是残酷的桩刑?可是……他不懂的,他什么都不懂……面朝着冰凉的地面,穆无助地蜷起身体,闭眼忍受着最初的剧痛……很快就习惯了……是的……可是,随着身体被撕裂的,还有心吧?
  自己还有心吗?
  至少再让我看一眼……千年的冰冷中,能够温暖我的笑容……疼到麻木,淫荡的身体居然又有了反应,压抑已久的啜泣声缓缓流泻而出……
  “呜……沙加……”
  “穆……”沙哑的嗓音昭示着他早已失去理智。
  “不……快……啊~~~”放纵地扭动着腰肢,发泄自己的媚叫,不是很久以前就学会的事情吗?
  “我……我还要……啊~~沙加!!”
  柔软的花蕾习惯了进出硬物的尺寸,开始迎合他的节奏,卖力收缩的同时,也学会了享受充塞的饱足快感。
  血腥的气味和泪水的咸涩早已被荷尔蒙冲淡。
  昏黄的夕阳余辉狰狞得如血一般,让沙加在登上天际最高处的幻觉中又做了那个同样狰狞的梦,一片鲜红……
  支撑起绵软脏乱的身体,穆试图取回压在沙加身底自己的散乱衣物,稍稍一动,却一惊:“穆……”
  已经醒了?那偷下过药的冰糖雪莲这么快就失效了?
  不……
  “我只剩你一个人可以保护了啊……”
  他在哭?在梦中完全失去平日高傲冷酷地哭泣?
  可是,这放下一切世俗名利身份立场的告白来得太迟了啊!所以,那最后一颗流淌到灿烂金发上的泪珠才凄美绝望到无与伦比。
  沙加……对不起……对不起……可是……对不起……沙加……沙加!!!!啊!!!!!!
  直到梦中的一声惊叫!!!!!



本贴由幻莲于2004年11月09日19:00:35在〖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