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太阳颂歌 >

蓝色[all]

发布时间:2005-05-02 08:00 作者:米米妙

踉踉跄跄地离开教皇厅,我才发现,冷汗已浸透了我的衣服。

骄阳似火,在我眼中,那却是一圈一闪一闪,不停在闪动的光晕,越来越大了,越来越亮了,终于,我什么也看不清了。

我甚至听到了我的身子撞上石板时那“砰”的一声闷响,我甚至听到了杂兵的脚步声夹杂着惊惧的叫喊声距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却有一只温柔的手,抚上了我的额头,很熟悉的感觉,是他吗?在想明白的一瞬间,我睁开了眼睛,得到了答案,果然是他。

蓝宝石一样的眸子,温润如玉的肌肤,挺直的鼻梁,微翘的鼻尖,紧闭的双唇勾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这是我幼时梦中出现次数最多的一张脸,在那些怕黑的夜晚,只要看着这张脸闭上眼睛,就可以将那温柔封存在记忆中,那么就算是黑暗和孤寂,也可以变得十分可爱。

那划过蓝宝石的东西,是眼泪吗?我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它,那亮晶晶的东西,竟然是湿润而温暖的,是眼泪吗?

他轻轻握住了我的手,那感觉就像无数次自病中醒来时所体会到的温暖,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手心中全是冷汗。

“你又调皮了。”一如既往的语调,一如既往的话。
胸口的伤还在痛,我无法一如既往地揽住他的脖子。

“你......终于知道了。”拖着长长的语音,真的这么难以启齿吗?

“我都知道了。”本想选择沉默,但终究还是不忍让那期待的目光失望。

“你认为我会不会杀掉你?”很戏谑的语气。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头发却变了颜色,眼睛也有些发红,在当时,我以为那只是我的错觉。

“你不会!”坚定的语气,连我自己也吃了一惊。

“还是那个顽皮的孩子啊。”他大笑着在我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弹得很轻很轻。我望着他,企图在他的笑容中发现一些东西。那东西,终于被我挖掘了出来,它本身蕴涵在笑容中,却有一种吸引你膜拜的魔力,这难道就是他在这六年中的转变?

“艾奥洛斯是冤枉的,对不对?”问出这句话时,我的舌头有些发木,声音也有些颤抖。

“没有人是无辜的。”他松开我的手,缓缓走到了窗前,以无比冷漠的声音回答我。

“艾奥里亚却是无辜的!”我低喊。

“没有人是无辜的。”他的双肩微微起伏,语气却依旧坚定。

我缓缓闭上眼睛,不想再和他争辩,我以为自己已经再平和不过,无意中却听到我的心“扑通扑通”地在我耳边“跳动”。

“我希望......”他再次欲言又止,“我希望你可以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我的心一阵悬空,虽然我早猜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听他亲口说出来,我的心却仍然有被撕裂的感觉。帮凶,不晓得为什么,我的脑中会蹦出这样两个字,要答应他吗,我无法确定。

“答应我好吗。”他轻轻地说。

我的脑中“嗡”的一声,很多个声音同时响起:“答应我好吗,米罗,答应我乖乖地回米诺斯岛训练,好吗?”“答应我好吗?米罗,乖乖地去和艾奥里亚说句对不起,我知道你是最好的孩子。”“答应我好吗?米罗,答应我,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任性,让我着急担心,好吗?”同一个声音,轻柔地在我耳边回响,犹如咒语一般,压迫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我答应你!”我喊了出来,然后大口地喘着气,任冷汗划过我的额角。

“谢谢你,我最小的弟弟。”熟悉的人,熟悉的动作,熟悉的唇,触上我的额头,我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十天后,伸手按上胸口,那里还在隐隐作痛,我的人却已到了西伯利亚。

狂风暴雪中,卡妙正在训练他的弟子,那张俊美的脸孔偏偏有着如此冷峻的轮廓,正如他作为冰原战士的意志一般刚强。

晚上,我俩围着炉火喝酒,静静地碰杯,静静地喝,谁也不愿说话。除了我偶尔的咳嗽声,木柴的爆裂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它声音。平日里最怕安静的我,现在却居然爱上了这样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卡妙说我变得沉静了,我笑着问他,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他破天荒地笑了笑,但又马上恢复了他惯有的冷酷表情,“你说呢,你的话已经比我还少了。”我的话少了吗,我自嘲地问自己,原来,我是在卡妙身上寻找那样沉静的感觉,因为只有在面对卡妙的时候,我的心才可以平静下来。

回到圣域后,教皇召见我,我没有去,他也没有坚持。直到有一天,他再次召见我,并让侍从交给我一个盒子。

我没有打开那个盒子,径直前往教皇厅。

见到教皇,我单膝跪下,等待我的任务。

“杀掉那五个青铜圣斗士!”教皇发出指令。

最终,我没有接到那个命令,那个任务交给了艾奥里亚,我想,也许应该是让他发泄一下的时候了。

沉静,长时间的沉静。

“你长高了。”穿着法衣,戴着面具的教皇这样打破了教皇厅中的沉静。

我不敢回答他,道了句告退,便仓皇逃离了教皇厅。那一次,是我与他最后一次单独相处。

天蝎宫,满地都是鲜血,倔强的少年艰难地匍匐前进。我的手指几乎伸了出去,又颤抖着缩了回来。我答应过卡妙,不伤害冰河的性命,可我也答应了他保守这个秘密。从冰河那视死如归的坚定中,我更加确信了艾奥洛斯的无辜,但是,我真的希望他们去揭露教皇的丑恶面目吗?

冰河的血止住了,他艰难地从我怀中爬起,艰难地走向天蝎宫的出口,我没有违背我的誓言,我只是把一切交给命运看管。

卡妙战死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又或许这早就在我意料之中,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竟以这样的形式,选择了死亡。修罗在最后一刻觉悟了,他果然不愧为雅典娜最忠诚的战士。阿布罗迪倒在了花海之中,他的坚强令我吃惊,他竟比我更执著地维护着他。

穆,亚鲁迪,沙加,还有我,我们从新回到了雅典娜的身旁,因为我们始终是女神的圣斗士,我仍然信守着我的承诺,却没有想到,他竟自己揭露了他自己。

“撒加,放弃吧”我很想大声地喊出这句话,可是我的舌头早已麻木,我的嘴唇早已僵硬,我发不出半点声音。

我终于喊出了一句话,“你根本就是恶魔的化身”,他是吗?我不敢确定,我只知道,就我自己而言,他不是。

死,原来可以是一种解脱,在撒加选择以死亡谢罪的那一刻,我终于体会了卡妙的无奈——我并非不留恋这个世界,只因我在这世上已无可作为。

撒加是骄傲的。所以他以旁人所无法理解的坚定选择了死亡,如此,则只有他一人有权评述这样的牺牲,值还是不值。

于是我又见到了那令人目眩的蓝色,和他当年打伤我之后所恢复的那种蓝色一模一样,蓝宝石上又有东西划过,却没有掉落下来,也许,眼泪对他来说已如一件尘封已久的往事。

我不忍再看向那蓝色的发,蓝色的眸,我怕它勾起我所有的童年回忆,我怕我会抑制不住地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他。

没有人是无辜的。这是六年前撒加对我说过的话。
没有人是无辜的。因为无辜与否并非由你我来判定。

十二宫一役,黄金圣斗士五位殒命,其中包括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五人下葬的那天,祭拜完了卡妙,我在撒加墓前,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是一叠厚厚的信纸,每一张都是海一样的蓝色,但是没有一张上面写有一句完整的话,唯一一个尚算完整的句子,只有六个字“米罗,你还好吧。”还有很多张,只写下了我名字的第一笔。

“撒加哥哥!”我终于在他墓前颤抖着喊出了这四个字。

穆远走帕米尔,亚鲁迪茫然不知,迪斯只相信强权,艾奥里亚终日沉闷,沙加心如止水,卡妙远避授徒,修罗忠于“女神”,阿布罗迪则一直在努力地捍卫着自己的“崇敬”......

“谢谢你,我最小的弟弟。”我终于明白了,他一直在寻求什么。原来,他一直期待作他的听众的人始终是我......


天空与海洋,是地球上最伟大的两个空间。
在没有刺眼的阳光,厚密的云层,缭绕的雾气时,那蓝色便是明朗而连续的,那是令我心碎的蓝色。
在没有汹涌的波涛,昏暗的光线,曲折的迂回时,那蓝色便是光亮而绵延的,那是令我心痛的蓝色。

后来,我在教皇厅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当他转过身面对着我时,我失望地发现,他没有那样的蓝色。


注:这是偶写的第一篇非搞笑的圣文,大家将就看.

本贴由  米米妙 于2003-3-13 16:56:47在朝花论坛(临)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