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艾撒/艾米互攻/BW]倾城[20]

发布时间:2008-05-09 01:07 作者:米莲

二十.潜
  
  
  海风携着初春的寒意拂过索罗家的后花园,希腊式的白色门廊下,一身杏色春装,正在啜饮咖啡的玛丽亚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要不要索菲拿件外套来?”朱利安·索罗微微倾身,关切地询问他的堂姐。
  “不,我很好。”玛丽亚·索罗是一位蜜色皮肤,黑发绿眼的美女,她那西班牙式的艺名和外貌把最爱八卦的媒体都糊弄住了——至少到现在,天后级歌手塞琳娜·克鲁兹是希腊海商王侄女的秘密还没被人挖出来,当然,也自有个中缘由。望着对面俊美的少年,玛丽亚亲昵地握住他的手:“我可爱的小朱利安什么时候学会了对女人献殷勤?”
  “玛丽,再过十来天我就十六岁了,别总把我当小孩子。”
  “哦,上帝作证,如果我生下第一个孩子,他不会比你小太多。”
  朱利安耸耸肩膀,“玛丽,你知道我非常爱你,可如果我要找妻子,一定不找你这样的。”
  女人闻言笑得花枝乱颤,半晌才恢复了正常的音调。“那时我才十五岁,你要我怎么办?”
  “你和菲利普怎么样,还不打算结婚么?”
  “怎么你也像个小报记者似的?菲利普和我是伙伴关系,连他都觉得和我一起做唱片比做爱还愉快。”
  “玛丽……”朱利安无奈地喟叹着:“我父亲说得一点儿没错,索罗家最让人摸不清头脑的人就是你……可我有时候也很羡慕你。”
  “得了,朱利安。”玛丽亚的神情变得若有所思:“我只是想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情,我也曾经羡慕卡拉斯那样的表演天赋,可现在我只想在舞台上扮演自己,更何况,我决不会为男人毁了自己的事业。”
  朱利安点头笑道:“塞琳娜·克鲁兹在拉斯维加斯结束了她的梦幻巡演,落幕时人群encore不止,只为再次聆听那天使之音……”
  “好吧,我是很虚荣,谁不愿意听好话呢?其实我也很累……”玛丽亚的一双碧眼里充满了柔情。“我习惯了四海为家的生活,可这里是我心中的家,朱利安,我很感激伯父,当我被父母扫地出门的时候是他支持了我,他是个好人,而且我很高兴你继承了他的温柔,还有善良的心。”
  少年大海般的双眸突然波涛汹涌起来:“玛丽,只有温柔和善良是成就不了大业的,我父亲是个优秀的海洋学家,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要不是他,这份家业可能到不了我手里就败光了。”女人手里的咖啡勺当啷一声掉在桌上,朱利安苦着脸望向他的堂姐:“玛丽,对不起。”
  “没事的……没事,朱利安。”玛丽定定神,无所谓地笑起来:“可笑的人是我,我有什么资格不许家人提到他?十三年了,坐在这儿的不再是梳着刺猬头的十八岁女孩,愚蠢得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那些争吵早就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有思念。”
  朱利安微笑着站起身来,抱住堂姐娇小的身躯在她耳边低语:“他刚从纽约回来,现在大概窝在房间里倒时差呢……”
  玛丽亚在身材高大的少年颊上狠狠亲了一口,朱利安笑着用餐巾擦去脸上的口红印,看他的堂姐摇摇晃晃跑了几步,屈身扯掉九寸高的高跟鞋,夸张地扔了出去……
  
  
  穿过大宅子那漫长的走廊,玛丽亚站在顶楼北端的房间门前,突然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她就甩开了令人不适的念头——每个人都在变,她相信自己变成了一个有魅力的女人。光脚站在室内的长绒地毯上,海风扑面,白色纱帘随风狂舞,阳台上,那人健硕的背影若隐若现。
  他并没有窝在床上倒时差,春寒料峭,他就那样精赤着上身沐浴海风,光滑的脊背还带着水气;记忆中的海蓝长发一丝未改,她从背后搂住他,用脸颊贴着,感受久违的激情。
  这男人是大海送来的,是人鱼童话里的落难王子,他衣衫褴褛面容惨白,当他睁开那对眩目的蓝眼睛时,看到的不是优雅端庄的公主,而是顶着一头鸡窝状红发,袒胸露乳的叛逆女孩。
  玛丽亚·索罗回想那个场景,不由得笑了起来:“为什么你总能知道背后来的是谁?而且,能这样从背后接近你的,居然只有我这个自以为是的小丫头。”
  男人回过身来,依然沉默寡言。深如海底的目光像刀子一样挑开女人最后的矜持,朱利安有着与他相似的蓝发和蓝眸,看起来却娇嫩得像个吃奶的娃娃。他比十三年前更英俊,也更阴沉,他从不表露欲望,玛丽亚却已承受不住自己的渴望。
  “我知道有你在帮我,钱的方面……打通关节方面……封杀狗仔队方面……所以我对自己说:嗨玛丽,你必须干出个名堂来。伯父死后你比任何一个索罗家的人都尽心尽力地经营这份家业,连纳奥西斯家族都压了下去,但是我想不通为什么?朱利安年满十六岁你就必须交出手中的权力,他现在还年轻也许会感激你,可等他大了难免会猜忌你,为什么?你会两手空空……可是为什么?我从不认为像你这样的男人,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魅力,有这样的……眼睛……会……甘心为仆……”
  她语无伦次地说着,感到身体一轻,脱离了地面,男人的怀抱如此厚实而灼热,令她全身绵软,就像身下的那张床垫……
  肌肤逐渐接触到微寒的空气,她因他的视线而越发湿润……
  “我不相信……你是个没有欲望的男人……”
  暴露了她的隐秘,他终于开了口:“有没有欲望,你可以自己感受。”
  一瞬间,她是如此充实……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加隆……走遍世界,我见过各式各样的男人,可没有一个比你更英俊,也没有一个……啊——比你更邪恶——”
  名唤加隆的男人勾唇一笑,再次挺身。“那么,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玛丽,在你认识我之前,兄弟们就叫我‘贵妇杀手’……”
  
  
  加隆醒来时,女人的手臂搭在胸前,双腿仍与自己交缠着,时差的缘故再加上近两个小时的激烈运动,自己竟然睡得这么踏实。
  起初他夜夜被噩梦惊扰——活活溺杀在黑红的波涛之中,一觉醒来竟然精疲力竭;死之气息渗出每一个毛孔,对死亡的恐惧,对神的恐惧,如附骨之蛆,时时刻刻啃咬着神经。
  直接感受了波塞冬的小宇宙,他才知道自己的弑神计划有多么幼稚;他终于明白其实他才十五岁,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蔑视一切。
  但他会强大,犹如收敛双翼,蛰伏海底的潜龙,终有一天掀起风,掀起浪,风浪过处,是属于他的世界。
  我是海龙。
  北大西洋的海龙。
  大地、圣域、雅典娜,已和他没有关系。
  撒加疯了。加隆醒了。
  
  
  玛丽亚感到自己的手脚被拨开,她睁开眼,妩媚地笑着,双臂勾着加隆的脖颈,没完没了地吻他,乳房故意挤压着男人的胸肌……
  加隆微感厌烦:女人的爱欲总是难以消退,完了事儿还要死缠。
  “说爱我……加隆……”女人在耳边娇喘,像雌蛇一样摆动着腰肢……
  他推开她,走进浴室,开足龙头冲走汗渍和女人的香水味。
  男人的影子落在浴房的磨砂玻璃上,玛丽亚一声不吭地瞪着,不痛快,可也并不想哭。
  她早看透这男人的本质,只因为女性天生的软弱才又一次受辱。加隆俊美迷人,有种引人堕落的邪恶魅力,精力超常,床技一流,而这样的男人通常都是冷酷无情的混蛋。
  玛丽亚自嘲地一笑,终于还是没忍住,爆了句有碍美女形象的粗口。
  
  
  洗过了澡,玛丽亚穿好衣服,看着加隆一身GUCCI的西装纤尘不染,突然笑道:“我觉得咱俩真应一个词儿:衣冠禽兽。”
  加隆对着镜子,没回头,倒是笑了。他笑起来真他妈的酷。“你能有这种认识,说明你的确成熟了。”
  “说什么屁话!你比我还小三岁,整天充老大!”
  男人冷哼一声:“玛丽,对我来说,有那么十天,过得比十年还长。”
  “你是指那次溺海么?”
  见加隆不置可否,她知趣地转移了话题。“穿得这么帅,晚上又有什么宴会?”
  “嗯。”
  “烦死了~~~朱利安简直是派对狂人!”
  “喜欢结交各界名人有什么不好?他早点儿进入角色,我也能轻松些。”
  “我才不信你有这么好心呢!”
  “玛丽,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一个阴谋家?”
  “对!阴谋家!欺诈师!色情狂!”
  加隆朗声大笑,扣住玛丽亚的下巴吻了她一下,湛蓝双眸深不可测:“也许,你说得没错。”
  
  
  玛丽亚回房间找了双鞋子穿上,虽然恨加隆无情,可自己还是能在这男人身边多久,就想陪他多久,哪怕是躲在厨房里,看那高挑的身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粘身。
  加隆不会爱她,可也不会爱上任何女人,他的爱溺死于那片海,尸体装进了潘多拉魔盒,而玛丽亚决不当一个好奇的蠢女人。
  她百无聊赖地在园子里闲逛,渐渐地,加隆的名字也淡出了头脑,她有一些感受,正在转化为旋律……
  “塞琳娜小姐?”一个略带迟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哼唱,玛丽亚回过头,马上摆出笑容,亲昵地和美貌少年拥抱、贴脸:“哦,亲爱的苏兰特,好久不见。”
  “塞琳娜小姐也是……?”名唤苏兰特的少年看玛丽亚一身的日常装束,没把话说完。
  “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塞琳娜。不,我不是参加晚宴,我是来探亲的……嗯,这儿一个……厨子,呃……是我亲戚。”
  苏兰特听她话音,很聪明地转换了话题:“在雅典有演出,菲舍尔老师说要我多接触艺界名人就带我来了。”少年脸上一红,“我觉得有点儿闷,就四处乱走,失礼了。”
  “呵呵这样啊,没关系,我也讨厌宴会,可你是菲舍尔的得意门生,他当然要好好推介。”
  两人说着,慢慢地就坐到背阴处小声聊起了音乐,苏兰特还有些羞涩,谈了一会儿就要回去找老师,两人从林荫中出来,却见一个高大男人站在园路上吸烟。
  玛丽亚笑起来:“原来这儿还有个溜出宴会躲清静的同道。”
  加隆暗自一惊,他感到了玛丽亚的气息,却没留神还有一人。
  “苏兰特,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厨子亲戚。”
  “说笑了,塞琳娜小姐。”
  “我表弟,Kanon;Kanon,这是苏兰特·洛林。”
  苏兰特微微一笑:“幸会了。”他有礼貌地向两人告辞,“塞琳娜小姐,Kanon先生,出身于音乐世家真是令人羡慕。”
  玛丽亚捂嘴笑个不停,加隆皱着眉,目送那少年离开:“你们打什么哑谜?还乱扯什么表弟,太平无事就自己造新闻,你认为我很闲吗?”
  “他可是乖巧伶俐的小孩儿,不会说出去的。维也纳音乐学院破格录取的高材生,上一张唱片跟他合作了一曲,真是……动人心弦,算了,对你这头牛弹琴也没用。”
  “乖巧伶俐?哼,瞧着不顺眼,我看他骨子里狂得很。”
  玛丽亚白了他一眼,“狂?谁也没有你狂!”
  
  
  ※※※※※※※※※
  
  
  两天之后,玛丽亚结束了一周的休息,回到德国投入下一张专辑的制作,临行前她祝福朱利安长大成人,并向他表达了不能参加生日宴会的歉意。她站在车前向他们挥手告别,一袭红衣风姿绰约,乌发翠眼令人印象深刻。
  她变成了一个成熟而理性的女人,性感又妖娆,这蜕变让加隆有些吃惊,十三年前那女孩十八岁,已经堕了两次胎,和一群瘾君子混在一起,丝毫不吝惜自己天使般的嗓音嘶吼着摇滚乐。
  实际上自己并没有完全昏厥,只是突然疲惫难耐,想随波逐流;女孩抓紧他的身体拼命向海岸游去——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不想让他死……于是加隆无比平静地远离了意识。
  玛丽亚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可对他来说更有用处的是索罗这个姓氏,他和她做爱,之后用轻蔑的口吻叫她“自以为是的小丫头”。加隆折磨她就像折磨自己,因为自己也曾如此,受了满腹冤屈之后还心甘情愿地爬回去给人舔脚趾。
  所以,当有一天她面色苍白却十分平静地告诉他,永远不再见他的时候,加隆一点儿都不意外。
  时光可以让一个人有怎样的改变?看着破茧成蝶的塞琳娜·克鲁兹,加隆从心底发出冷笑。
  十三年时光,他把自己,变成了撒加……
  
  
  离朱利安的生日晚宴只有十来天了,为了筹备此事,索罗家不间断的派对也终于消停下来。晚餐加隆没有吃,不知为何,他觉得有些不舒服。
  开着他那辆敞篷F430 Spider沿着海岸线一路飞驰,加隆的感觉好了很多,他非常想就这样一路开出国境,奔向天涯海角,尽管他身怀异能,视千山万水如无物,可没有哪个男人不爱驾驭身下这团昂贵又美丽的机械的快感。只是身侧急速后退的爱琴海太过狭小平静了,加隆爱的是更加广阔无垠,无拘无束的惊涛骇浪。
  他猛踩油门,钢铁兽发出愉快的轰鸣,如一道闪电冲入前方的黑夜,仪表盘上的时钟发出荧荧蓝光——21:59。
  扑面而来的风猛然暴烈起来,海岸线是那样的远,却在一瞬间迫近眼前;到处都是刺目的光,宛如金属利器相互碾压的噪音随之而来;漫天星辰疯狂地旋转着,尖叫着,仿佛被一台巨大的离心机器甩出夜幕,只余一张漆黑的大口,将他整个吞下了去……
  
  
  亚瑟·威廉姆斯因为参加为期半年的医师交流,来希腊已经三个月了,这儿的日子他有点儿过不惯。希腊人又懒散又疯狂,通宵达旦做乐,白天昏昏欲睡,大概因为缺觉的缘故,说话做事都有些不靠谱,这种毫无节制的习气和他的严谨作风真是格格不入。
  除此之外,悠远的文明和美丽的海景倒还满吸引他。
  希腊人很可爱,也很热情,他的同事每天都邀请他去泡吧,最后却只得拍拍他的肩膀发出善意的抱怨:“亚瑟,你怎么除了工作学习就不知道玩儿呢?”
  这天晚上他和往常一样,找个僻静地方学希腊语,一边在海滩上溜达一边听CD,他觉得效率很高。希腊人英语满差的,交流起来不太顺畅,虽说这种语言算是相当的难,对他这个已经熟习三种语言的人来说倒也不太费劲。
  森海塞尔PXC-300的降噪水平一流,所以,他几乎没听到什么声音,那辆法拉利就像变魔术似的停在眼前,右侧的后视镜几乎擦着他的鼻尖,循着沙滩望去,两道深深的轮印一直延绵到滨海大道上。
  驾驶座上一片海蓝,仿佛比日光下的海水还要灿亮。
  威廉姆斯急忙打开车门去检查司机的状况:没有血,呼吸和心跳几乎感觉不到……
  他看了一下车子,也没有撞击或漏油的痕迹,司机的右脚踩在刹车上,看来他在出事一瞬间还神志清醒,否则,自己大概要和他一起冰冷的夜海里玩儿完了。
  亚瑟·威廉姆斯急忙把人拖出车子,让他平躺在沙滩上,解开衣扣,从一些迹象看,他断定此人发生了心脏猝停,医师迅速捏住患者的鼻子准备做人工呼吸,必须尽快恢复呼吸和心跳才能挽救他的生命。
  威廉姆斯深吸一口气垂下了头,就在嘴唇接触的瞬间,他看到一双仿佛来自幽冥的眼睛。
  亚瑟·威廉姆斯猛地坐倒在地,发出了这辈子也不想让人听见的惊叫。
  “干什么!”长发男人站起身,一把拎住他的衣襟。
  质地优良的白色衬衫难以掩饰胸大肌和肱二头肌贲起的轮廓,面前这男人十分高大强健,相貌俊美,态度凶狠。
  威廉姆斯难以置信地晃晃脑袋——这怎么可能?幸好他心理素质过硬,很快恢复了常态。
  “我是亚历山大医院的助理医师亚瑟·威廉姆斯,我认为你有心脏猝停的症状,你必须和我一起到医院做更多检查以排除危险,请你合作。”他以较慢的语速用英语说了一遍,然后又用不太流利的希腊语说了一遍。
  男人的气质好似风暴之海,呵,他的头发还是蓝色的……威廉姆斯觉得今晚自己有点不正常,怎么老想些没用的?他去掰男人的手,上帝,就像铁钳一样紧。
  于是他把那些话又说了一遍。
  “心脏骤停……”男人终于放开了他。
  威廉姆斯跳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砂子,“医院离这儿不远,可也不太近,不好意思我没有开车,如果你不介意,请让我开车,请别误会,我只是怕你的身体再出什么状况。”
  “你不用说得这么慢,我听得懂。”男人冷冷地回答:“我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不行!我是医生,我必须对病人负责,我认为你的健康状况……你的……健康……”他的执著被惊人的、凄厉的长啸压制了,天与海之间,漫天星子被莫名而来的力量所摇撼,飘摇如风中之尘。威廉姆斯目瞪口呆地看到那人的衣衫化作片片飞舞的蝶,精赤而优美的人体,比跃动的鱼还要轻巧地投进深海……
  夜潮涌动,一波接着一波,摇摇荡荡,却怎么也冲刷不去那啸声的余音……
  
  
  ※※※※※※※※※
  
  
  狄蒂丝正和那条叫卡蒂的海豚追来追去时,发现有个人类卷入了一个从没见过的大漩涡,她慌里慌张地追了上去,伸手一抓,碰到了他的脚。
  那人类的动作完全不似个溺海者,他摆动双腿一拧身,竟然回头看她。
  好可怕的眼神……
  仿佛一只巨手从漩涡里伸出来扼住了她的喉咙,狄蒂丝尖叫着失去了平衡,她被翻滚的海流推到那人类的胸前,鳞尾和人类的双腿相互缠绕,冰冷而热烈地,他们一起,成为海洋的一部分……
  
  
  人鱼匍匐在平滑而皎洁的大理石地面上,环视四周。海水如蔚蓝的天,明亮而透彻,庞大神殿肃穆而优雅,每一块石板都散发着冰蓝色的幽光。
  她感到一片阴影落在自己身上,带来巨大的压力,接着她看到一只手伸向她,那上面,覆着闪动珍珠虹彩的鳞甲。颤抖着,人鱼抬起头,再一次望进人类男性的双眼。
  海的星空,就映在他的眼里……
  石台上,一尊鱼状铠甲正发出白光,以及,振颤全身骨骼的共鸣声。
  海的呼唤……
  铠甲一片片飞了过来,覆盖在人鱼的身上,刹那间,海之声化作一把尖刀,将她彻底贯穿,一分为二——白浪滔天,七海倒悬,海洋的全部重量倾泻而下,又如一个巨大的烟花爆裂开去;她的世界疯狂旋转,仿佛刀尖上的舞蹈,既痛楚,又甜蜜。
  空寂的海底,加隆凝视着蜕变中的小美人鱼,表情悲哀而残忍……
  
  
  PS:
  咳咳,加隆俺就不说什么了,和你哥一样都喜欢在陌生人面前爆衫,真是裸奔一家亲。
  小撒的死亡时间,推出来竟是在银河战争次年的3月3日,考虑战斗从早9点到晚9点,沙织复活之后要睁眼,聊天,接受朝拜,流泪呼唤星星等,至少爬到双子宫,所以就定在10点。
  亚瑟筒子你好夸张,学语言的耳机也要小200欧的东东。
  玛丽和小苏打的哑谜,是指KANON IN D,汗笑:一个声部的曲调自始至终追逐着另一声部,直到最后……最后的一个小结,最后的一个和弦,它们会融合在一起,永不分离。缠绵极至的音乐,就像两个人生死追随——隆同学你倒霉就倒霉在名字上了|||||
  叹,其实加隆这译法真素……太港式大舌头了,已经流传了,米有办法
  隆的座驾 http://pic.citymotors.com.cn/autocenter/b48/s959/w4262/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