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艾撒]为什么不说对不起

发布时间:2008-05-24 22:15 作者:花生

艾欧里亚郁闷中。

不是一般的郁闷,是很郁闷。

他的郁闷在圣域下层中人人皆知,因为每次负责打扫的杂兵经过狮子宫时,总能看到年少英俊发育良好功夫过人万人景仰的堂堂狮子座黄金圣斗士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郁闷地蹲在狮子宫门口前拔草。入口处已经寸草不生,所以最近他改蹲在狮子宫出口了。

米罗蹑手蹑脚走到艾欧里亚背后,猛拍艾欧里亚的肩膀,想吓艾欧里亚一跳。艾欧里亚的确吓了一跳,这一跳,脑袋正撞到米罗下巴上。

艾欧里亚捂着脑袋转身时,看到的是两眼含泪捂着嘴巴的米罗。

“米罗?你怎么来了?”

米罗张了张嘴,吐出一嘴血沫子,觉得自己就是那自讨苦吃的典型:“要到女神生日了啊,不是要集会么?”他看看艾欧里亚面前:“你在除草?”

艾欧里亚暂时放过杂草一条生路,站起来左踢右踢,活动活动胳膊腿,长叹一声:“唉——”那叹息,真是千般幽怨万种心情,听得米罗汗毛都炸起来了,怎么几个月没见,艾欧里亚就从一个豪气干云的热血男儿变成对草伤心的忧郁青年了?

米罗舔了舔嘴唇,用小宇宙愈合舌头上的伤口,蹲下来开始耐心地与艾欧里亚交流。就凭他的口才,哼,还愁撬不开这头一根筋通到底的狮子的嘴?

 

事实证明狮子顽固起来,那张嘴还真难撬。象米罗这样从中学到大学都是辩论赛的不二人选的超强功力滔滔不绝了半个小时,得到的回应也没超过五个字。艾欧里亚自始至终皱着眉沉着脸持续阴郁着,仿佛脑袋上罩着块积雨云。偶尔他难耐地动动嘴唇,仿佛想要说些什么,但当米罗欣喜地等着他开口时,他迟疑半晌,最终只是长长的“唉——”,然后又把脑袋垂下去了。

越是这样米罗就越发好奇,据他多年经验推断,艾欧里亚这症状,九成九跟某个以“L”打头的四字母单词有关。可惜米罗还是缺乏一点生命不息八卦不止的精神,在艾欧里亚这堵南墙上撞到快要脑震荡后,米罗终于失去了耐心:“你不说就算了,我去问撒加和艾俄洛斯……”

艾欧洛斯一把揪住了米罗的蝎子尾巴,拽得米罗一个踉跄:“不许去!”几个单词从黄金狮子的牙齿缝里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蹦出来,再加上凶狠的眼神和吊起的眉毛,米罗毫不怀疑自己要是固执己见,准会遭到杀人灭口的待遇。

“好好好,我不去问他们,那你自己说成不成?你不说,给点线索成不成?马上就是女神生日了,你打算用这样一副比迪斯马斯克还阴沉的脸去祝贺女神生日吗?”

艾欧里亚立刻收敛凶相,再度揪起一撮无辜的草。

看来,这次狮子座是相当认真的在烦恼哪……米罗认真地烦恼着狮子座的烦恼,最后也叹了口气,决定把这事搁一下,要不了几天,其他黄金圣斗士们就三三两两地都要回来,到时,群策群力,哪怕是疲劳轰炸……哼!天蝎座摸着头盔上的蝎子尾巴,阴险地笑了笑。

 

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预想中阴险的车轮战还没来得及凑够人数,艾欧里亚就掀了底牌。

这天上午,艾欧里亚陪前后脚回来的米罗,穆和童虎一起到教皇厅去觐见教皇史昂——也就是报个到的意思。教皇厅偏殿里三张办公桌,史昂,撒加和艾俄洛斯一人一张处理文件。这四人一到,史昂、童虎和穆拉起了家常,艾欧里亚硬把米罗拖到了艾俄洛斯旁边,却没话说,只是僵硬地站着。米罗的手被艾欧里亚攥得死紧,他瞄了一眼独自坐在一旁继续看着文件的撒加,那张秀丽的面容安详平静,双目低垂,长长的睫毛在面颊上投下一道阴影,从高而窄的窗口射进来的阳光落在他身旁,光柱中舞动着微尘,那个角落,看起来仿佛被隔绝了,自成一个静止的画面,安静但孤独。

米罗使劲挣了一挣,艾欧里亚却以几乎能把他腕骨捏断的力量抓紧了他。米罗有些恼怒,他转头朝撒加喊:“喂!撒加!你也休息一下,过来聊天嘛!”

蓝发青年抬起头来,浅浅一笑:“我先把这个看完。”他扬一扬手里的文件:“艾俄洛斯,帮我泡杯茶好吗。”

艾俄洛斯轻快地起身:“好。”

这次米罗真的怀疑自己的腕骨断了,或至少也裂了,他不得不释放出自己的猩红毒针,狠狠地在艾欧里亚手背上戳了一下,才把自己可怜的手救了出来。艾欧里亚身体僵硬地站着,看似没什么动作,但米罗注意到,当艾俄洛斯把茶杯“喀”的一声放在撒加桌子上,开始跟撒加低声交谈时,艾欧里亚再次握紧了拳头。

米罗庆幸自己刚刚把手解救出来了。

“我有事,先走了!”艾欧里亚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米罗赶紧跟上,一边跟一边还跟屋里的几个解释:“他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哈……我去给他开解开解……”

 

“艾欧里亚,你怎么回事?”追上暴走状态(是真正的暴走……狂暴的大步走)的艾欧里亚还真不容易。米罗一路跟着直冲到自己的天蝎宫,才利用守宫者的便利堵住了黄金狮子。

艾欧里亚站住,仰首望天,表情悲愤,持续无语。米罗内心很愤怒,我还比你小呢,我都没玩叛逆,我都没玩忧郁,我都没有表演过CJ45度角仰望你现在搞的哪一出啊哥哥……

但是内心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的,他只能毫无创意地继续纠缠:“有什么事说出来啊……你不说出来我们怎么知道,你不说出来我们……”

“他怎么可以这样!”黄金狮子握拳低吼,天蝎宫小震荡一次。

“谁?”米罗看到石墙有了细细的裂纹。

“撒加!”天蝎宫又一次震荡,米罗开始考虑需不需要往外跑。

“你先冷静一下!我不想才修好没多久的天蝎宫倒掉。”

艾欧里亚深呼吸五次:“你看到撒加对我哥的态度没?”

“……”米罗回想半晌:“怎么啦?”

“他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哥了,可是,你看他对我哥颐指气使的那副样子!端了茶给他,连个谢字也没有!我哥也是烂好人!一点都不在意!”

“……你还记恨撒加啊?我们复活后,他已经向我们道过歉了,而且,先前在十二宫之战,他已经用自己的生命来赎罪了,后来与冥界之战,他更是用行动来弥补他的所作所为。我知道为了十三年前那件事你吃了很多苦,可是艾俄洛斯都不在意了,你也放开些吧!”

“他没向我哥道歉!”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艾欧里亚低吼:“我哥复活比我们晚一些,他没有向我哥道歉!”他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我知道不该记恨他的,其实我也没有记恨他的,可是,他不仅没向我哥道歉,对我哥的态度还很嚣张,指使过来指使过去的……我也跟自己说不要介意,我哥都不介意,可是……可是……”

米罗很头痛,为什么是年龄最小的自己在这里开导人哪!穆,老师,你们聊天要聊那么久嘛!如果是爱情问题,他还可以指导指导,这种问题,在他看来艾欧里亚根本就是自寻烦恼……

“艾欧里亚,你应该去和艾俄洛斯好好谈谈,也许撒加私下跟他道过歉了呢?”

艾欧里亚不响,好一会儿过说:“我要是说了,我哥一定会觉得我小气,记仇……”

 

米罗决定让老师来劝艾欧里亚。

童虎其实说的也和米罗差不多,除了一点:“艾俄洛斯复活那天晚上,撒加就去了射手宫,我想他们肯定私下和解了吧!艾欧里亚,去和你哥谈谈,人家当事人都解开心结了,你就别添乱了。撒加这方面一向敏感,好不容易能放开过去,你别又招起他的心事来。”

磨叽了一个下午,好不容易,艾欧里亚在米罗的催促和童虎的威逼下,答应了去跟他哥当面锣对面鼓的谈谈。

 

“我感觉一下。艾俄洛斯,艾俄洛斯……似乎是在我们小时候住的那里。”穆说:“你们这么急地找他干嘛?有事怎么今早上不说呀?”

“唉呀……因为……有些原因……那个……”米罗胡乱地说着,拉起了艾欧里亚:“瞬移!”

 

夕阳西下,人迹罕至的海边,白色的沙滩,蓝色的海水,掩映在树林里的木屋。

“好怀念啊,好久没来了。你看,艾欧里亚,基本上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呢。”

艾欧里亚没说话,他正紧张地想着怎么跟自家哥哥开口,啊,一定会被哥哥骂的,一定会觉得自己心胸狭窄斤斤计效吧……可是,当年是他亲手杀死了哥哥,怎么现在还可以若无其事地支使哥哥做事,对哥哥随意呼来唤去的呢。他对其他人都是亲切有礼体贴照顾的,只有对哥哥……难道被他杀死还欠了他的吗!

东想西想间,居然已经和米罗到了屋门前,门虚掩着,米罗指指门,示意艾欧里亚进去,看他不动,又狠狠地推了他一下。

艾欧里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嗯,早点跟哥哥谈一谈也好,也许是个误会……一定是个误会吧,毕竟,他是个那么温柔的人……

门推开了。虽然比十几年前陈旧了不少,但似乎有经过保养,没有破损,也不会象恐怖片一样吱嘎吱嘎地响。艾欧里亚一脚迈进屋内,然后就停住了步子,整个人象石化了一样,任米罗怎么戳他也不动。米罗一急,索性从他旁边钻了进去,然后,他也石化了。

屋子里的家具都很旧了,但很整洁,靠窗边的床上躺着一个人,颜色那样纯粹的深蓝色长发,一看就知道属于谁。他似乎睡着了,背对着门的方向微微地蜷着,腰腹间随意地搭了一条深蓝色的浴巾,浴巾外露着大片莹白如玉的肌肤,在微暗的光线中宛如一个发光体。形状优美的蝴蝶骨,性感的脊沟,窄而流畅的腰线即使遮着浴巾也能清晰看出,再往下,胡乱搭着的浴巾甚至没能完全遮住他的臀部,露出一点极其诱人的弧线,往下是合拢的、修长漂亮的双腿,床有点短,他的双脚搭在床外,有着灰黑的室内背景衬托,显得格外雪白诱人。艾欧里亚整个人已经完全木掉,但是,即使是这样,身为黄金圣斗士,他过人的五感仍然清晰地捕捉到了许多细节:空气中某种淫靡暧昧的味道,遍布雪般肌肤上玫瑰色的痕迹,虽然扯平了但仍看得出之前曾皱成一团的床单,还有……还有……艾欧里亚甚至觉得看到了,在睡着的男人双腿间,似乎有某种液体干涸后的痕迹,还有……

喉间一紧,艾欧里亚被人勒住了脖子,猛地从门口拖开,甩到了外面。他混沌一片的大脑根本无法启动,完全凭着本能,一拳往袭击者打去,却被轻易地接住了。

“你们在做什么!?”口气不善地追问的,是人所周知好脾气的射手座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的哥哥艾俄洛斯,左手端着一盆水,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个被现场抓获的偷窥者。

“我、我、我们……”艾欧里亚又想起刚刚看到的景象,刹那间刚刚所有石化的生理系统一起运作,让他立刻从脸到脖子红了个通透,鼻粘膜有变脆弱的倾向,头顶似乎能喷出蒸汽,纯情的、纯洁的、曾经手动解决过某种生理需要但尚未告别过童贞的黄金狮子,在意识到刚刚屋里的景色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完美地自爆了。

“本来艾欧里亚找你有事的,现在没事了……打扰了……我们不是故意的……”米罗一边说一边使劲拖已经行动不能的艾欧里亚,为什么这事到了最后又是我来收拾残局呢?

艾俄洛斯没再说什么,端着水进了屋,还把门关得严严实实的。

米罗很想去偷窥,但他不敢,看艾俄洛斯刚刚的表情就知道,屋里那景色,是绝对不给别人看的。他只是竖起了耳朵,隐约听见艾俄洛斯温柔得象微风一样的声音,还有另一个人睡意朦胧的,慵懒,甚至有点微微撒娇的声音,那是他从来没听过,甚至想不到的,那个人也会用那种语调说话……

 

艾欧里亚不再郁闷了。

他也不再蹲在狮子宫门口拔草了。

他现在新添了一个毛病,就是看到他哥和撒加靠近就会脸红。

撒加依然对艾俄洛斯不如对其他人那么客气,但现在艾欧里亚觉得自己能听出深一层的意义来。

“艾俄洛斯!我要喝水!”

“艾俄洛斯,这个我不吃。”

“艾俄洛斯,给我拿那枝笔。不,我不要这枝,我要那枝白色的。”

每当这种时候,他就不由得有点脸上发烫。

这是一向表现得比任何人都强的撒加,隐晦的向恋人撒娇的方法吧。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shouwang_shears
    2011-07-11 18:46:17发表

    好可爱~萌透了

  • 米莲
    2009-12-14 09:55:02发表

    夜夜夜夜是《睡不着的海》里按广电要求剪掉的部分

  • jinhuixing13
    2009-11-08 21:03:30发表

    很温馨的故事呢,花生大人。要是我早点看到就好了。对了,那篇夜夜夜夜是说什么的?

  • 米莲
    2008-11-11 23:41:39发表

    那文在认证区,不对外开放

  • 宝贝小海带
    2008-10-20 20:50:12发表

    大人怎么样才能看到你那篇别说对不起呀,好像看的说,大人要是能给我发文本看就好了

  • 花生
    2008-09-12 13:15:14发表

    通常我在其他地方都是万年潜水艇……

  • 宝贝小海带
    2008-08-31 20:40:55发表

    大人写得真好,小艾好可爱好CJ呀,br>好像看看小撒去射手宫那晚上发生的事,

  • lescorpio
    2008-08-02 22:03:02发表

    好不容易回来了,小艾还真是quot;不解风情哩

  • 海灵上校
    2008-07-30 09:02:16发表

    啊,花生大的鼻血文啊,来到这里继续顶~ 汗,以前都米注意,原来这里才是米大的地盘啊~

  • 檸檬★若雪
    2008-07-01 20:51:24发表

    汗..敢问大人ID?

  • 空山听雨
    2008-06-29 12:19:25发表

    hehe 那个你们在干什么quot; 有点像lt;陵上柏gt;当中的一个情节啊~ 爆喜欢~ ^^

  • 花生
    2008-06-18 21:03:00发表

    可以 F涫蛋霭晌乙灿谐雒坏膥~~~~~呵呵~~~~

  • 花生
    2008-05-24 22:48:25发表

    不在变态中爆发,就在常态中灭亡……br>要不搞点养眼的,写来有啥意思呢……

  • 米莲
    2008-05-24 22:30:50发表

    噗,我开始喷鼻血了br>亲爱的,你终于RP爆发了br>抱着转圈亲br>小狮子经历这次春光乍泄之后一定会成长的,向大哥致敬~~~~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