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朝三暮四 > 山海尽头 >

[原创]永不曾得到的爱

发布时间:2007-07-04 09:23 作者:冥然萧落

萧欣宁从北京回到了自己成长的小城,在自己的母校——市里唯一的重点中学旁,盘了个小门面,开了家不大的文具礼品店。
17岁的时候,萧欣宁就离开了小城,带着梦想与激情,奔向了自己唯一迷恋过城市,10年后,他却又回到了小城。他本就是个性格有些淡然的人,哪个曾经让自己心潮澎湃的城市,就像是一场浓烈的梦,在黎明的到来前,拌着记忆,随那人的离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店是依着萧欣宁自己的想法布置,南墙上是几个摆满了各式小巧工艺品的架子,几个明净的玻璃柜台里是文具和一些样式简约的小首饰,镯子,戒指,发卡....北墙上是几排书架,放的却不是什么言情小说和时尚杂志,都是写装订精美的正版名著,平日里也不会有人光顾,只是在隔壁学校放长假时,有的学生才会在书架前细细的挑选,付上很少的押金,就乐呵呵的捧走一本厚厚的书。但到开学还书的时候,却都是小心翼翼的,神色间多了几丝窘迫,毕竟是好动的年纪,一个假期,2,3个月的日子,那书便免不了有些残破了。褶皱的地方,总是让人怀疑是不是睡觉是流下的口水打湿的。但萧欣宁却并不在意,收下少少的租金,退回定金,转身便把还回的书推回原在的地方,脸上始终都带着那抹淡淡的微笑,他本就是个极清秀的人,再带着笑容,让人觉得很舒服,也不自觉的沉溺其中。学校里的女孩子,总是喜欢往小店里跑,唧唧喳喳的呆上半天,花个3,5元钱买些零碎的小玩意,再偷眼看看那个总是把生意交给店里小服务员,自己坐在一旁翻看外文书的店老板。
有的时候,黄昏的小店里,金黄的又带点红的阳光有些昏暗,透过玻璃门,映照在静静的看着书的清秀的老板身上,为他裹了一层宛若神的光芒,他会抬起头,眯眯透的都是笑意的眼睛,手搁在额头上,微微的撩起有些长的发帘,露出那张白皙脸庞,美丽的让人不敢直视。
萧欣宁本以为,自己会这样平静的在这个小城中生活下去,不会有起伏,不会有波澜,更不会有心动与辛酸,然而命运却总是喜欢开玩笑,他给你一个密封的盒子,打开,可能日后会有后悔;不打开,却可能又会有懊恼和遗憾。
萧欣宁第一次遇到李恒远,是在一个飘雪的圣诞节。应了小服务员半天假的萧欣宁不得不打起精神,抛开懒散应付络绎不绝的购买礼物的学生群,等到学生晚自习前,人才渐渐少了,萧欣宁松了一口气,倚在玻璃柜台后,有些茫然的看者店里自己亲自装饰的圣诞树,只不过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和那个人一起在北京的街市上,在拥挤的人群中,在商场高大精美的圣诞树前,分享着一杯热热的乳白色奶茶,交换着彼此廉价却珍贵的礼物。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易逝的...
捧着杯子,萧欣宁在白色的水汽间有些失神。
“叮叮叮”有人进来了,带动了玻璃门上挂着的银色的小铃铛,铃铛下吊着一串展翅高飞的千纸鹤,都是萧欣宁自己折的,他是个手巧的人。
进来的是个个子很高,笑容很腼腆的男孩儿,样貌并不见得有多出众,但那青春跃动的气息却也很吸引人。他的眼睛很黑,很亮,没有一点伤痛的痕迹,鼻尖红红的,倒显的脸色有些苍白,北方冬天的气温可是不容忽视的。
男孩儿径直的走向了插满玫瑰的玻璃瓶,细细的端详。
“要买花么?”萧欣宁收起茫然的表情,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说起那瓶玫瑰,倒纯是萧欣宁一时兴起的想法,路过花店,看者橱窗里静静绽放的玫瑰,他就神出鬼差的买了一大束,并不怎么贵,他却也后悔了,这才放在店里卖,不过也不抱什么希望。小城里除了学生,没有多少人会过圣诞节,即使是情人间,好象彼此也不会送花。而学生们,又有谁敢挑战校长的权威,捧者束玫瑰进校园的,学校抓早恋抓的紧着呢。已不只有多少男生苦于没有遮掩的东西,望玫瑰而兴叹的了。
男孩儿回过头,脸似乎红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才轻声的要萧欣宁将选好的三支玫瑰包好,声音很低,却也很动听,透着青春的特有的旋律。
三支玫瑰,红,白,粉,代表什么?萧欣宁并不知道。
“你要怎么把它带进校园?”萧欣宁接过钱,有些好笑的看着男孩儿小心翼翼的捧着花的神态,问了一句。
男孩儿似乎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皱着眉愣了好一会儿。
“你可以退掉的。”萧欣宁建议,他已经见过好几个这样的人了。一时热情买了花,却才发现做出的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但男孩儿只是摇了摇头,脱下了自己的黑色羽绒外套,仔细的将那花裹了起来,抬起头,对萧欣宁有些羞涩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萧欣宁望着男孩儿推开了玻璃门,寒风似乎让他打了一个冷颤。男孩儿高高的背影消失在了玻璃门上的屋影里,不知道男孩儿的女友收到了带着男孩儿体温的花时,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萧欣宁握着没了热气的杯子,空洞的心似乎有些满胀,有什么东西就要破茧而出,一个男孩儿的身影闯进了心底的最深处。
12月的北方小城,零下24摄氏度的夜里,橘黄色的路灯照着纷纷扬扬的飘雪,萧欣宁在露出直达眼底的笑容时,忆起了男孩儿纤长的艺术家般的手指,以及他那件米白色高领毛衣上别着的名签——高二六班 李恒远。
在学校超大音量的广播中,萧欣宁辨认出了李恒远清亮的声音。他喜欢听他读稿子,情绪很平淡,不虚假。
萧欣宁是个对爱情很认真的人。他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也许自己对那个腼腆的男孩儿产生了情愫,动了心,也仅仅是因为那个人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用他对爱情的呵护感动了自己,萧欣宁为自己心中的感情做着辩解。
方浩是萧欣宁的初恋。2个人是大学同学,同个科系,同个寝室。方浩比萧欣宁大一岁,是个很懂人情世故的聪明的人。2个人在一起4年,从不认识到成为好友,再到方浩的告白成为恋人,两人之间始终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但爱情总是习惯也包容与隐瞒,那也是萧欣宁在北京最快乐的一段日子。
快乐总是很短暂的。毕业在即,两人间爆发了最后的一次争吵,方浩想让萧欣宁同自己一起去上海,但萧欣宁却对那座繁华而陌生的海边城市充满了恐惧,他一向不喜欢接触未知的事物。大学毕业后,两人分开了,每年的圣诞节,方浩依然会回到北京,陪着萧欣宁。但是时间却是锁住爱情的钥匙。两人间的距离再拉大,偶尔的书信往来,字里行间透着的都是疏远与冷淡。
在接到方浩的结婚喜帖后,萧欣宁选择了逃避,像逃亡一样,买了车票,逃出了北京,年轻是存在的激情已不在,梦想与甜蜜就让它们深琐于那座古老的沧桑的城市。
方浩与李恒远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莫明的,两人的身影在萧欣宁的心中慢慢的交融在了一起。
第二次见到李恒远,萧欣宁刚刚从外面回来,穿了一件黑色细绒的紧身风衣,愈发显得纤瘦了,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北方的四季中,春天是风沙和寒冷的代名词。李恒远似乎已在店里呆了好一会儿了,黑色羽绒服的拉链拉下了一半,露出了里面浅兰色的衬衫和灰色的圆领毛衣。他正眯着眼睛,细细的打量着柜台里一排排的小饰品。
“看看饰品么?”萧欣宁脱下外套,露出了穿在里面的乳白色的细针高领毛衫,惹的旁边的女生一阵兴奋的惊呼。
“恩。”李恒远直起身子,仍是低着头,好半天才轻轻的补充“有没有什么好
一点的项链?”声音依然很低,却依然悦耳。
“买给女朋友?”萧欣宁打开玻璃柜台,细细的翻检,心中却是一阵轻颤。
“这条怎么样?”萧欣宁从第二层的角落里取出了一只淡青色的盒子,打开,是一条式样简单的项链,银白色的链子,缀着一个小小的花体的英文字母“forever”,没有什么复杂的装饰,也没有绚烂的颜色,很普通,并不是很吸引人,也并不是很讨女孩子的喜欢,这从店里的小服务员摆放它的位置就可以看出来了。
但李恒远却似乎很喜欢,纤长的手指反反复复的翻看,眼中满是欣喜的光芒。但终究却只是抱歉似的笑笑,另选了一只有着水钻围成的心形坠链的项链。萧欣宁静静的,将那只素净的项链收起,放进了自己风衣的口袋。
昏黄的灯光下,花样的“forever”绽放着梦一般迷彩的光芒。
最后一次的相见,是高考结束的第三天,天气还是很凉爽,李恒远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运动衫同一个高壮而黝黑的男孩儿来租书。他似乎比以前瘦了许多,流海有些长,遮住了黑亮的双眼和那跃动的光芒。他选了一本叶芝的诗集,在第三排书架左起的第5个位置。萧欣宁只读过叶芝的一首诗,却永远的不会忘记。
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空气似乎也躁热了许多,写满了登榜考生姓名的黑板在一个满是阳光的早晨挂在了学校的门口。上面,没有李恒远的名字。
还书的日子过去了很久,书架上的位置空了又满,满了又空,忙碌的日子像极了流逝的岁月。当彩色路砖旁的树木黄了叶儿,称的天更高更蓝时,书架上依旧空着那么一个位置——第三排左起第5个。
过去的某一个黄昏的时候,黝黑的男孩儿还书是双倍的粗金和不曾出现的一本书,萧欣宁心中是真的明白的。 萧欣宁在许多年以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听到了一则陈旧的新闻,以前的班长在结婚前的一个月,在北京一间旧屋中自杀了。那一天,正是12月24日。
许多年后.....
“老板,有叶芝的诗集么?”
萧欣宁抬起头,门外的夕阳照着地上的残雪,也映红那张依旧清秀而没有一丝商人气的脸,他颈间是一串式样简单项链,微笑着,看着书架上空着的位置。
“有啊!只是被人租走了,还没有还回来。”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