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朝三暮四 > 山海尽头 >

[原创] 花痕  序

发布时间:2007-08-29 20:31 作者:hlhxz

2.3序 花败

这是一间阴暗的屋子,伸手不见五指。屋子的上方只有一个窗口,隐隐散发着幽光。在房间的右墙上有一个窄门,也许是很久没有打开的原因,上面已经有了斑斑锈迹。屋里的设施也很简单,一张床及一堆柴草。

想来也是深夜,一个男孩熟睡在床上。凌乱的头发下遮盖着一张秀美的脸庞,可脸上却带着不符合实际的苍白。

厚重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幼小的身影走了进来。他带着一个面具,在面具的两侧分别有一个小孔,小孔里的肌肤有被火焰烧过的炽色。他悄悄走近了熟睡的人,他从腰间猛地抽出一把匕首,匕首发出狰狞的白光。他的手一点儿一点儿靠近了男孩的背部,在只剩几厘米的地方又停住了,他的手微微颤抖,眼睛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惊慌。

"暗杀这是没有感情的。"原来男孩早已醒了,但他还是没动。"你为什么不杀我?这事暗杀者的大忌。"口中的声音不符合实际年龄的冰冷。

戴面具的人不吭声,但从眼睛中可以看到涟漪起伏,似乎在犹豫,也在害怕着。

男孩站起身来,逼视那人的目光。许久,他人那人的目光中读懂了什么,叹了口气,仰起头,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道:"我把我的命给你。"

那个人更加迟疑了。

"真是惺惺相惜。"一个妇女的声音传了过来,"杀了他。"妇女命令道。

他没有动。扑哧一声,使刀与血肉摩擦的声音。血四溅而起,溅上了屋顶。这血不是红色,而纯洁的白色,血到之处结了厚厚的冰层。戴面具的人缓缓倒下了,左边胸口有一把仅余匕柄的匕首。

男孩抢上几步,抱住了那个人的身体。轻轻摘下他的面具,一头乌黑的长发飘然落地,女孩的脸上已毫无血色。手慢慢的举起,无力地向上伸够。嘴里吐出几个苍白无力的词:"哥……对不起……"说罢,手一松,女孩坠入了无底的深渊。

男孩随即也倒在了地上。她做了一个梦,这时女孩托给他的梦。

"哥,对不起。我没有完成我们的约定,我不能违背母亲的意思。和你在一起的时光虽然短暂,但我很快乐。我本是雪中的精灵,因为力量超群而可以控制自己的转世。我选择了10年一个传世。匆匆百年,我早已看透了人世浮华,兴哀荣辱。可是哥哥,我爱你。其实我早已知道我的大限将至,你不用悲伤。我的生命如同野地里的栀子花,虽然美丽,但很脆弱,遇冷即逝。哥,相信我,我会转世的,这次是永远的转世,不会短暂了。哥,找我好吗?等到栀子花瓣中白色新绽时,就是我转世之时。哥,我爱你。"

男孩醒过来时,女孩的尸体已经被栀子花所代替。男孩已身处在寂寥的原野上,周围花香扑鼻,万树摇曳。

"这里很美阿。"男孩伸手摘了一朵栀子花,微风吹过,花瓣随风而去。男孩的身影也消逝在了群花之中。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管理员于2008-03-24 17:52:02编辑过][/color][/align]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