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太阳颂歌 >

【08双鱼贺文】Sth. ABOUT 生活——面具 阿布罗迪篇

发布时间:2008-03-10 17:14 作者:祾魔音

[原创/SS同人]【08双鱼贺文】Sth. ABOUT 生活——面具 阿布罗迪篇

Sth. ABOUT 生活
——面具
阿布罗迪篇

“最令人尊敬的父神奥丁啊!您的儿子今后将征战于雅典圣域,宣誓效忠于女神雅典娜了。愿您能够终生赐福于我,让我死后能够得到永远的安宁……”向家中的奥丁神像做过最后的祷告,我转身同圣域前来的使者离开了我的房间,离开了我的家,离开了我的故乡,我的家园……最后望了一眼自己的祖国,将她印在了心中的角落,永远,连同自己的宗教一起,埋葬……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使者那身类似裹尸布似的装扮,至少,希望自己能够在死后那付打扮入殡,然后,得到永远的安息……虽然我知道这是近乎不可能的,更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我们圣斗士,说什么拥有飞天遁地的能力,其实,每一个都不过是命运齿轮上微不足道到令人感到可怜的神的祭品罢了……

“我,双鱼座圣斗士,阿布罗迪,在雅典娜神像前,宣誓效忠女神,至死不渝!”在这座不知看了多少遍的女神殿神像前,我身着黄金圣衣,在十一个黄金圣斗士之后,向这个嗷嗷待哺的女婴——雅典娜的化身,神的恩赐,下拜,宣誓效忠。

之后,我前往了我日后的修炼地——格陵兰岛,那个埋在皑皑白雪下的绿意之岛。承袭着双鱼座的玫瑰与荆棘,在这人迹罕至的北欧之极,我不得不为这温室的花朵开垦属于它们的花园,唯一最为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可以在离北欧众神更近的位置,进行着祷告,继续着我原本的宗教。那来自于血统的,对于自然的崇拜,使得我渐渐对这在傲雪寒霜中仍能顽强生存的植物肃然起敬。

还记得,他们开花那一天,我的心情,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我想,应该不亚于初为人父的新爸爸们吧。那一片雪色中,除了绿色的茎,终于出现了,各色的玫瑰竞相绽放,终于了解了,所谓“欣慰”是什么含义。

但,我的心血,却在不久之后受到了残忍的践踏。

为了感谢父神奥丁,以及诸神对于我和我的玫瑰的眷顾,我,将精心选择出来的各色玫瑰祭上了我临时搭建的祭台。结果,却被几个无知的愚民将其糟蹋一通,被感应到的我及时劝阻,却,最讨厌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我讨厌自己这张脸!虽然这张脸五官端正,甚至堪称完美,但,太过阴柔的面容,是我最大的烦扰所在。别人可以用帅,用酷,用拽,用狂,用健壮,用温文尔雅,甚至可以用不食人间烟火来形容,但,只有我,被教皇誉为“站在88星座顶端的,最美的圣斗士”。我讨厌这个称号!如果可以,我宁可不要这副女人的面貌!

一群愚民,竟然毫不惧畏北欧的诸神,就这样,蹂躏这我的献祭的玫瑰,丝毫不理会我的苦苦哀求,只是一味地侮辱着我心底的神,以及, 将我当成女孩一样调戏……

虽然极不情愿在信仰的父神面前展现我效忠了另一个神的证据,但他们不仅招惹了我,更重要的,是他们对神明的蔑视,以及,对我可爱儿子们的残害……终于,我燃烧了我的小宇宙,圣洁的格陵兰冰盖上,血色曼舞。第一次的杀戮,我没有受到任何命令与指示,满天飞舞的红色玫瑰,让我想起了故乡贵族宅外的皇家恶魔玫瑰,散发出令人窒息的甜美香气。渐渐地,血色的花瓣被纷飞的雪花压制了下来,也将辱神的人们薄薄地掩埋。

终于,到底还是逃避不过命运的罗盘,最终还是让自己的双手、灵魂沾染了血液,感受到了众神的愠怒。泪在划落,神在叹息。到底,还是要被神所遗弃么……

我接到了圣域的召唤,只是,这个圣域,已经不再是我幼年熟悉的圣域了。艾俄罗斯涉嫌谋杀女神,叛逃中被修罗奉命就地正法;艾奥里亚失去了阳光的笑脸,终日只将自己当做杂兵,意在为哥哥赎罪;撒加失踪,连同他的暗星,加隆,一起,杳无音信;穆离去了;童虎老师回去了;教皇变了;人心,终于惶惶了;命运的齿轮开始了它的转动;我知道,不久就会不得安宁了……

之后,我回到了格陵兰岛,只有每年的例会,回到圣域,听从教皇的教诲,然后,回去。只是,每次回去,我都会回到家族的老宅看一看,看看那早已布满常青藤的老屋;呼吸瑞典特有的,混合了家乡水的阳光的味道;摸摸长久以来镌刻在墙体上,岁月的流痕;寻觅自己年幼居住时藏起的种种宝藏;……

格陵兰,漫漫长夜,谁人行;格陵兰,漫天飞雪,谁人笑;格陵兰,玫瑰舞动,谁人哭;……

格陵兰是一个将自然的规律演绎得淋漓尽致的地域,弱肉强食的法则令我不具备一般人泛滥的同情心,只相信我所信仰的北欧众神。每天与玫瑰相伴练习,与玫瑰相依祷告,出去打下一天所需的猎物,烹煮一下,足以果腹即可。

安详的生活总是会被各式各样的理由打破的,毕竟那只是一个微妙的平衡。

教皇突然之间,将我们所有黄金圣斗士全部召回了圣域,除了守在五老峰的童虎老师和在嘉米尔高原上不肯回来的穆,13年前叛逃被杀的艾俄罗斯,以及失踪13年的撒加、加隆兄弟外,剩下的8个黄金圣斗士齐集圣域,在教皇的示令下,没有任务,暂不得离开圣域。于是,将这些年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忍受住北极严寒考验的玫瑰,移植到了充满温暖阳光的圣域。

安静的日子已经离我而去,教皇命令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前往仙女岛消灭背叛的圣斗士;同时,授意我去随时待命,以协助米罗将仙英座白银圣斗士,亚鲁比奥尼,拥有堪比黄金圣斗士实力的男人,正法。我讨厌看到鲜血,更厌恶沾染上雪的味道,血的颜色,血的温度,血的……触感……

血红的玫瑰出手,亚鲁比奥尼死在了美好的梦想中。命运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没想到,我竟然碰到了他的徒弟,仙女座青铜圣斗士,瞬。但是,战斗就是战斗,我为这次战斗做出了精心的准备,连我的双鱼宫殿到教皇厅的阶梯上,都铺就了血色的甜美防御——皇家恶魔玫瑰。虽然对亚鲁比奥尼感到愧疚,但对他的徒弟,我只有认真应战,守护住我最后的第十二宫;尽管,我真的不愿参与血腥的战斗。

我输了,在鲜血的红,凝血的黑,嗜血的白,三色玫瑰过后,我输了,然后,死于仙女座的星云风暴。临死前,我笑了,这样,就可以安息了吧;没想到,北欧的诸神还是眷顾了我。

漫天纷飞的玫瑰,埋葬了主人年轻的遗体;布满荆棘的道路,阻碍着青铜奋力的前进。这是阿布罗迪的选择,亦是为自己铺就的道路。却殊不知,死亡,并非事件的终点;逃避,终才是一切的起源……

神,到底还是不愿让我如意。前教皇史昂唤醒了沉睡中的我们,下达了最后圣战的指示。

再次披上战甲,换上叛徒的面具,我和迪斯马斯克前往了圣域的第一宫——白羊宫。

没有想到,年幼时喜欢的裹尸布打扮,今日却真的会活着穿在身上,不得安息。裹尸布下的,是耻辱的战甲——冥衣。与戴起叛徒面具的我们,却还真是讽刺地相配。

没想到,会看到那个温文尔雅面具下愠怒的火焰;没想到,原来自己的招术会如此的不堪一击;没想到,竟然会被自己的玫瑰反噬;没想到,会如同星尘般毁灭。只是不知道,依然留守在十二宫的黄金圣斗士们,是否收到了警告的讯息……

回到冥界,我们吵嚷着,叫嚣着要见哈迪斯大人,但凡阻拦我们去路的冥斗士,一律格杀勿论。

虽然是敌人,但毕竟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心中满是忏悔,但为了最后的计划。紧迫的事态,早已容不得我对他们一一咏唱安魂曲了,只有在每一朵白玫瑰上,刻满我的歉意,以及,安息的祝福。小不忍则乱大谋,只是,我的罪恶,越来越大了,也许,我将无法安息了吧。

不期然,我们遇到了对手,冥界三巨头之一,拉达曼提斯。但,我,还是要继续演绎下去。忍辱求生的低贱姿态,不堪一击的实力差距,只是为了让冥界的人们低估圣斗士的能力与品格,放下严密的戒备。

落下比良板,我只来得及诵咏我的忏悔,便失去了意识,难道神一直没有放弃我么。

事事无常,从一开始,我就背叛了父神奥丁,宣誓效忠了雅典娜的,不是么。那么现在的我,究竟还有什么资格去请求北欧众神的原谅呢。被众人的小宇宙唤醒的我们的灵魂,以及被众宫黄金圣衣唤来的代替我们守宫的黄金圣衣,终于齐聚在了叹息墙前,除了将黄金圣衣送来的,与拉达曼提斯同归于尽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加隆。

这是最后的一战了,经过这一战,我虽然会魂飞魄灭,却也能够得到最彻底的安息,我最祈盼的愿望亦终将实现。原来一切都是我的自怨自艾,命运的罗盘早就将一切的方向制定。

沉冤昭雪,冰释前嫌,这些,都比不上我现在的雀跃心情。

最令人尊敬的父神奥丁啊,您的儿子终于能够得到永远的安息了。感谢您一直庇佑着您的儿子。您的儿子将永远为您而存在……

做完一生最后的祷告,我率先冲向了叹息墙。与那些被情义羁绊的圣斗士们不同,终此一生,我,阿布罗迪,已了无牵挂。在一片金色的光辉中,我听到了,面具破碎的声音。……

圣域第十二宫后,连接通往教皇厅的玫瑰之路,突然间,枯萎了,露出了本来青色的石阶。

圣域第十二宫的青石,突然间,被绿色的荆棘包裹了,带刺的玫瑰覆在上面,仿佛,静静地沉睡了。

格陵兰岛,漫天雪飘,将玫瑰的花园,连同花园主人的小屋,再次掩埋在了冰盖之下。

瑞典旧宅,青藤缠绕的老屋,苦苦等待着主人的归来,突然间,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在萧飒的秋风的吹抚下,剥落了层层的胄甲,光秃秃地,等待着冬天的离去,期待着春天的降临……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管理员于2008-03-12 11:19:37编辑过][/color][/align]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