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太阳颂歌 >

SIXTH SENSE(8)

发布时间:2005-05-30 08:00 作者:蓉蓉

是啊,两年之前,苏兰特是自己站到卡车前面的。
加隆想,那个时候,他的眼神有多么绝望,就像——两年前的另一个孩子。
是你杀了她——加隆想起那个孩子绝望的呼喊。
其实,我是可以阻止他的——加隆忽然想。
没有了她,我就活不下去——
那一瞬间,加隆停滞了一瞬间,就是那一瞬间,他看见那个孩子把匕首插进还不算成熟的心脏,飞溅的血染透了视野的每一个角落。
那孩子当时的眼神,跟站到卡车前的苏兰特,是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没有阻止那个孩子?为什么又阻止苏兰特?
——只有声音……是我绝对不可以放弃的。
没有声音的世界,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我的生命,是为了音乐而存在。
我可能……活不过秋天了吧……
加隆一遍遍的想着苏兰特的话,那种无法形容的悲伤的眼神在脑海里抹不去,而那滴溶进灵魂的眼泪是不会干涸的。
我想……我会接受手术……
——即使是没有声音的世界
我想我——
还是可以活下去……
这么说着,这么想着,他却在朱利安的怀抱里伤心的痛哭,像个孩子那样一直的哭,直到哭得再也没有眼泪,最后一直对每一个人微笑。
死亡,面对死亡,哪一样更可怕——或许是没有答案的吧
有答案的是
苏兰特……只是怕死而已……
只是害怕而已……
为什么没有阻止那个孩子?为什么又阻止苏兰特?
因为不想让苏兰特死在自己面前,因为害怕苏兰特死在自己面前,因为不能承受再一次看着人死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
——我很自私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没有声音的世界,你确信他能活下去吗?
死,生不如死
我把他从死亡的深渊拉起,却用铁链将他绑上高加索山,任由会啄食肝脏的秃鹫日日的折磨——仅仅,因为我的受不了眼睁睁的看他走向死亡。
我曾经救过苏兰特吗?他的确是会活下去了,就像夜晚的时候,普洛米休斯的肝脏还会长起来,不是吗?
那个时候,他是想把匕首插进这里的吧?——加隆用手无意识的捂住胸口,想着梦中那慢慢从苏兰特胸口拔出的流血的匕首。
假如你永远不能再返回手术台,你又该何去何从呢?
生不如死吧……
跟医术绝缘的世界,我能活下去吗?
对了,我想起来
我不愿苏醒的原因——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已经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因为——加隆看着自己的手——我无法面对未来,只能在黑暗中躲避。
跟医术绝缘的世界——
我想我——
我想我……
连自己都难以做到的事情,却要更小的孩子去……
我还真是——加隆想捶自己的头——无赖啊。
“你的脸色苍白。”那个声音说。
“因为黑暗的原因。”加隆说:“黑夜里总会衬托出脸色苍白。”
“你在说谎,”那个声音嗤笑起来:“你在害怕。”
加隆不说话,因为他的确害怕,该何去何从?为了掩饰自己,他推开了窗户,然后倒抽一口凉气——未可知的未来,就像窗外弥漫的大雾。
于是,他退了一步。
“别害怕,没有谁会推你。”那个声音说:“一切都握在你手里。醒过来,然后彻底告别医师的生涯,以残疾人的身份过一辈子;或者就这么躲躲藏藏一辈子,谁也看不到你,亲人、朋友……他们全都看不到你。你会活的很痛苦,未来肯定是悲惨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
雾气悄无声息的涌进来,最初还能看到灯光里摇曳的树影,渐渐的,就只剩下模模糊糊的一点光了。
“人可以被毁灭,但决不能被打败——这信条也适合你吧。”声音又继续说:“朝下面看看,就那么一跳,连未来也不能打败你了。你不是一直很勇敢吗?为什么不敢呢?试试看吧,一切并不是那么困难的。”
加隆扶着阳台,感觉头晕目眩。
生不如死,大概确实……不如去死吧。
“死了,就一了百了,再也不会有任何烦恼了……”
有一瞬间,加隆这样想——就像他看着那个孩子举起匕首那一瞬间一样。
“那么,”那个声音轻轻的说:“试试看……”

有一只手拉住了加隆的衣襟,至少加隆是这么感觉的。
他回头去看,苏兰特白皙的手做出抓握着什么的姿态。
苏兰特还没有恢复意识,朱利安就歪在一边,疲惫过度的小憩——危险信号的声音惊醒了他,他跑出去找医生。
苏兰特的额角全是细密的汗珠,在夜光下莹莹的闪动,仿佛在与什么抗争着。
淡蓝色的氧气罩罩着面,加隆看见苏兰特努力的翕动着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唇。
干涩的喉咙发出痛苦的挣扎的声音,就像是空穴中徘徊的风。
那不是语言,只是痛苦和呻吟而已——加隆想。
他已经……不可能再说话了……
加隆默默的注视年轻人一开一阖的嘴唇,眼睛忽然有种湿润的感觉。
慢慢的,他从这个昏迷的孩子的口型中读出
回去……手术……台……
已经……不可能了……——加隆咧嘴自嘲的笑。
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值夜的医师推开了门,病床前是一片混乱。
苏兰特剧烈的喘息着——仪器上危险的信号可怕的跳动着,而他的手却抓握的更紧,仿佛用尽仅剩的一点生命,吐不出语言的嘴唇艰难的说——
活——下去——
“自杀未遂的人,”那个声音空灵的仿佛在微笑:“居然要阻止自杀……”
——这不是太讽刺了吗?
苏兰特的手还是抓握着什么,月光落在他雪白的脸庞上,映得那苍白几乎透明起来。
“是后悔了吧?”加隆忽然叹气。
“什么?”
“自杀,他却后悔了。”加隆平静的说。
人生苦多乐少,挫折,焦虑,烦恼,伤痛,内疚,疲惫,失望,绝望……跟这些比起来,快乐往往不过一阵微风,风过即无痕。天堂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地狱的负担却时时令到步履维艰——不是每一个时刻人都可以保持坚强。
活着
这样的痛苦,要是从未存在过,那该多好……
这样的痛苦,还不如死去……
诸如这样的想法,谁都可能有过吧。

没有存在过更好,跟活不下去
还不如死去,跟真正希望放弃生命
——并不是等价的。
珍惜生命
正因为曾经自杀,所以才比谁都更懂得后悔。
正因为曾经自杀,所以才比谁都更不希望其他人也一样后悔。
——正因为曾经自杀过,才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阻止自杀。
“是这样的吧,小鬼头。”
慢慢的,苏兰特的嘴角浮出一丝淡笑,然后静静的放开了手。
医师和护士面面相觑,却实实在在舒了一口气。
加隆对着虚无缥缈的黑暗说:“你……也后悔了吧?”
羽毛样的白色光彩从苏兰特的身体缓缓升起,好像无数迷惘的萤火虫。
接着,加隆看到一个人,不,一缕悲伤的魂,,一柄雪亮的匕首插在他的胸口,还在汩汩的流淌着殷红。
加隆说:“果然是你。”
爱琴海孤儿院,比我大四岁……是你借着他的口提醒我吧。
亡灵静默着,就像一片云彩织成的精致面纱。

我,为了爱情而存在
我,为了音乐而存在
我,为了救死扶伤而存在
谁在为谁而存在呢?
就像云霄花儿为谁而开落
两年,时间停滞的三个人。
死,生不如死
一个抉择,获得死亡
一个抉择,而不得
一个痛苦,尚未抉择
愤怒、憎恶、嫉妒、迷惘、绝望、畏惧、愧疚、救赎……纠合在一起。
不知姓名的魂,苏兰特,加隆,谁都扮演着自己,又谁都不再是自己。
彼此扭合,彼此存在,停滞在正午的血痕中动弹不得。
罅缝间两难的选择——死,生不如死
“我不能原谅你。”亡灵看着加隆。
“我知道。”加隆说——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除了忏悔,还能做什么?
除了致歉,又还能说什么?
“对不起。”加隆只能鞠躬。
亡灵看着他,又看着苏兰特:“我讨厌你们。”
“如果你要为她或者你自己复仇,我不会反抗。”加隆想——我果然是越来越无赖了啊:“但无论如何,我不能选择自杀。”
亡灵把手放在流血的匕首上,喃喃的说:“不能……选择……自杀……”
同样是自杀者,为什么他就可以生存下来?
同样曾经绝望,为什么你就可以及时清醒?
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
为什么你会拯救他?
为什么他会拯救你?
为什么你们会互相拯救?
而我……
思绪的碎片一片片的组合,终于记起,其实死去之后,唯一的希望——就是重新获得生命,求,而不得。
时间的秒针再度发出颤音的时候
活着的人选择继续去活
而死去的人,却再也没有机会去选择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亡灵把透明的手伸向天空,他的胸脯起伏着,像个激动的人。
“我确实是……后悔了……”终于,他悲伤的承认——无法遏止的后悔潮水样的涌起,就在,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瞬间。
亡灵想起两年之前,那个车祸的现场,目睹着那个令自己憎恶的人推开一个比自己还小却同样想死的孩子,结果,两个人都在急刹车的卡车上撞了一下。
一个重伤,一个轻伤
两个都没有死
血色中,他,一缕魂,在阳光里站着。
他看到
对自己而言不可原谅的人,有了令人原谅的闪光点
而想死的人,瞳仁慢慢的放大——他不再想死了
——你对我和爱人犯了罪,若原谅你,我该何去何从呢?
正是因为无法憎恶,所以更加憎恶
我要报复你,因为我憎恶你
那或许
是……谎言
——憎恶与嫉妒,哪一样更有力的抓摄着已经停滞的心脏?
不公平,为什么只有我?
当时,他就这样想着,只是这样想着,然后把那一抹血色凝固在了苏兰特的眸色中。
让一个死亡的瞬间,将两个活着的人定格
时间,就这样止步
还是……无法原谅你

正如你对我和爱人犯了罪,我也对你和另一个人犯了罪
谁该原谅谁?谁该憎恶谁?谁都不再是无辜。
已经足够了
两年,在死亡中挣扎、徘徊和痛苦的两年,已经……足够了……
“你回去吧……”亡灵说,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付出了些什么,因为他已经不懂得心痛了:“我已经,不再憎恨谁了。”
加隆看着他——他的胸口已经不再流血。你其实,也是个相当温柔的人——加隆想这样说,但他张了张口,最后再次说:“对不起……”
“但我……还是讨厌你们……”亡灵这样说着,然后就消失了,加隆看见幽深的空间中,飘着羽毛一样轻柔的荧光,一点点的随着西风缥缈远走。
我的希望……
——其实我希望……那个带来永恒后悔的瞬间,有人能拦住我的……

“真是的,居然还要小鬼头来提醒。”黑暗中,加隆自嘲般的叹息着。
加隆看着苏兰特,轻轻的说:“应该是我……回去的时候了。”
明天,会是怎样的一天呢?
无赖的回答说——无论如何,明天,就是新的一天了。
那么,在新的一天里,好好珍重自己吧……
加隆握了一下苏兰特的手——我也一样。
没有回答,苏兰特只是发出均匀而安详的呼吸。
加隆微笑了一下,然后直起身,门就在面前。
离开病房的时候,加隆发现,苏兰特的流紫的蓝发,颜色一点点褪却。

To Be Continued


本贴由蓉蓉于2005年4月27日00:51:44在〖朝花论坛〗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